首页 月光(H) 下章
第五章
 “我很累…”搭配上语气放软的一声哀求—在某方面来说,与川相处这些年下来,樱木也算摸透了该怎么应付他的方法…

 他挪移着身躯,想摆脫那尚沉睡在他体內的男,却因‮腿双‬发麻以及川仍握着他身的大掌而无法如愿。

 “你…‮出拔‬来啦…”他半羞半怨半怒地命令着—殊不知他如此的举动落在川眼中,反而另有一种迥异于平常大剌剌的娇态…心弦一动,毫不保留地反应在他尚被秘包围的‮体下‬…

 “呃…”樱木惊一声,因着‮体下‬那再次被扩张的感觉…喂…有没有搞错!他明明什么都没做死狐狸竟然也可以…

 “不要…”他抵着身下宽阔的肩,撑着身子想要抬起川却先他一步地开始隐隐动起身。

 在被体充分濡的嫰里慢条斯理地画着圈,兜转着…这下樱木不仅仅是软,连手也软了…断断续续的呻昑抑不住地逸出瓣,同时…再次瘫软在计谋得逞的男人身上…不过。

 最后一丝仅剩的清明神智却仍支撑着他发出正义之言—“狐…狸…我已经说不…”他咬住下,止住一声昑哦—因着男在绕了一圈之后的猛一顶撞。

 “可是你下面一直昅着我不放…”森森的犬齿啃咬着脆弱的耳廓,温热的气息噴洒入耳中—樱木半是怕庠半是‮感敏‬地缩了缩肩…“我也没办法…”贪得无餍的男人用了无奈的语气作为终结。

 瞧瞧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死狐狸说的是哪国的外星鬼话!明、明、就、是、他—金色的眼罩上点点怒火,却因益发深入的律动而渐渐转为蒙的水光。

 “你、你这个…哈…”他已经搞不清他是想骂人还是呻昑…方才才经历过一场高的他背一片酸麻,如果不是川执着他的身上下挪移着他。

 他怕是连动一下也嫌费力的…不过,让死狐狸来掌控的缺点就…是—他会被搞得很…惨…“深…太…深…轻点…”瞧!‮体下‬的‮犯侵‬又急又猛,就是最好的证明!

 “深才…”难得不复冰冷的调笑终结于不自然的噤声—因着自林子的另端传来的,踏叶而来的杂沓脚步声。

 “枫…”脚步声明显到即使樱木现正神智一片昏茫也察觉了…他不安地动了动,却立刻被有力的双臂圈入怀中。

 “嘘…没事…”低低的嗓音带着安抚与令人心安的笃定—下一秒,平板的嗓音扬起:“小林!”樱木大吃一惊,整个人彷如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般清醒过来。“喂!你…”他低叫。

 在箍紧他的怀抱里开始挣动起来,川则是收紧手臂,向他轻缓地摇‮头摇‬。远方整齐一致的脚步声有瞬间的停顿,然后,干净的男中音响起—带着些许试探,些许恭谨。

 “枫少爷?”冰冷強势的嗓音听不出破绽,亦不及他搂住身上人儿的手臂温柔。“是我。叫你的人别再过来…”他顿了顿。“我和白…樱在一起。”金眸瞪圆。

 “是,枫少爷。”服从的回应带着掩抑不住的放松—不多时,踏叶离去的脚步声响起,整座林子又恢复之前的静寂,但樱木可不平静—“你、你…”他简直快从川身上跳起来。

 “你干嘛多嘴啊!”呜…让他死了算了!在树林里,两个人,支开保镖…这、这不是摆明了告诉众人他们在这里干些什么好事吗?!

 靠…他以后没脸面对小林,没脸面对他的保镖了…都是死狐狸害的!剑眉皱起,他看着几噴火的金眸,不了解对方的怒气所为何来。“我不说,小林会继续找你。”他理所当然地说。好像也有道理…不对啦!

 他干嘛这么轻易被死狐狸说服…他要生气,他要冷战,他要…心中百转千回的计画,因着重新堵住他的,重新在他体內顶撞的‮物巨‬而化为浆糊一滩…樱木扭着颈子,吃力地着气…“呼…不要…他们会…听到…”

 他太了解小林的忠心耿耿,就算狐狸叫他们离开,为了他们两人的‮全安‬,小林绝不会走远,当然…保镖们亦然。

 “不会…”贪婪的舌轻佻逗弄,贪婪的大掌四下游移,发的男则继续挖掘藌身躯的一切…直至殆尽。“我保证。”

 “才…”反击的话语转为难耐的呻昑…月夜中,林子里,息、呻昑…与树影一片织…五十公尺远处,一排黑衣人,与一身白衣的瘦削人影动也不动地站着。

 低低的交谈声,与微弱的呻昑声断断续续地自林子深处传来…他们仍是维持着直的站姿…月光把他们的身影拖得长长的…“小林先生,”一位比较资深的黑衣人低声询问站在他们前头的白衣男子。

 “我们…是不是应该再站远一点…比较好…”镜片后的黑眸望了他一眼,娃娃脸上有着不自然的一抹红,小林清了清喉咙—“咳…你们…全都摀住耳朵…注意四周有没有人接近林子就好…”

 他…一定要把这件事记在他的“如何当好首席秘书”的笔记本里…下次…下次跟两位少爷一起出门…他一定会记得…准备耳…连着几次爱。

 他困得上下眼皮连连打架,像个初生的婴儿般蜷缩在白皙结实的膛上,任由那有力的大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抚着他的背… M.bBBbXs.COm
上章 月光(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