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5章 可一进房里
 他也要让他的女人快乐才行…***“你放开我…慢点慢点…疼…”徐盈双手死死抓着刘振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手臂,哀声叫唤着。直长的一下又一下刨开她的媚,因过于硕大的缘故。

 她又是第一次,所以一时之间,她实在是感受不到任何的快,只有疼痛不断传来。要不是刘振放缓了的速度,她估计要疼晕过去。

 “我的阿坛,忍一下,等等就不疼了好吗?”见徐盈哭得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刘振那坚硬的内心差一点点就心软了。

 可他知道这个坎是必须跨过去的,所以只好狠下心不理睬徐盈,只是说着话哄着她,还是依旧不停的

 “不…不要啊…”接连不断撞击,撞得徐盈眼花的同时,心里更是腔怨恨。怎么可能忍一忍就过去啊…疼死我了。刘振你这个骗子,大变态,我到底是作错什么了。

 让上天降下你这个魔头来折磨我?难道就因为我曾经折辱过你,退你婚,还拿石子打伤你的脸吗?徐盈想不透个中缘由,她恨死了刘振对她的霸道占有,更害怕身体的那一瞬间所传来的剧痛感。

 就在她疼得流泪,闭着眼万念俱灰的想着要被刘振死在上时,突然之间,花径不堪的疼痛感渐渐变轻了。转而取代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那是一种奇妙的酸麻感,如蚂蚁轻咬般让徐盈的心颇不自在。

 每当入又拔出时,那感觉就不断在放大,似乎是在渴求什么,十足的空虚。好…好想要深一点…难受的徐盈突然之间有了让她羞怯不已的想法。

 两人似乎是心有灵犀,徐盈刚刚有了想法,刘振的就恰好不小心顶了更深了些,直接顶到徐盈的花深处,得填花径,让她忍不住娇出声,“啊…”

 这一叫,让刘振嘴角漾起促狭的笑意,“阿坛开始舒服了?”伸手去摸徐盈被他而微凸的小腹。小腹被温暖的掌心摸得酥麻难耐,徐盈连忙扭过头,否认道:“唔…没有,才没有…”

 “真的吗?”刘振不相信,他眼里的徐盈明明已经情动了。却还要死不承认。“既然如此,那这样呢?”刘振生气了。

 他扣着徐盈的纤,拔出,再次捣入,速度不快,却又重又深,狠狠挤着柔的媚。“轻些…太深了…刘振你这个混账呜…”徐盈被这突然一击,给顶到酥麻起来。

 全身上下窜着奇妙的快,让她克制不住,呻了出来,“明明就喜欢,还嘴硬。”刘振轻笑出声,他的阿坛终于也尝到快活的滋味了,他欢喜得想着。耸的速度就加快了些。

 娇滴的花整个被大的分开,成了一个透明的圈子,不断裹着撞击着深处,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轻些轻些…”徐盈被得快活,她虽不想承认,可嘴巴却很诚实,发出难以克制的低唤,原来过那破身的疼痛后,男女合的滋味是如此美妙。

 让她像是飞天般死,脑袋更是空成一片,沉沦在情的汪洋之中,就在徐盈美得失神之际,刘振却来高头,花夹他夹得太紧了。接连了上百下后,让他已经受不了。

 “阿坛,阿坛,我要了。怀上我的孩子吧。”忍耐不了的刘振低吼着嗓音,牢牢固定住徐盈的身子,双目猩红,越重,越越快。

 “不…不可以…”听见刘振的话语,徐盈吓得恢复了些许神智,她摇着头惊叫着。刘振却发了疯似的狠撞,撞得她双打起雪白的,坛口更是不停得叫唤轻

 “啊…”一声惊呼中,刘振的撞开了徐盈的宫口,将灼烫的华全数灌入徐盈的腹中。剧烈的冲击让徐盈也向了高,身体打着哆嗦,眼前黑成一片,到晕了过去。

 “来人,去备好洗浴的用具。”过了会儿,缓过气来的刘振对外喊了一声,然后看着已经昏厥,眼角挂着晶莹泪珠,楚楚可怜的徐盈,轻轻得将她抱起,搂在怀里。

 “阿坛,这一世不要再离开我了。”刘振轻吻徐盈的额头,喃喃自语,眸里竟是在他身上难得一见的哀求眼神。也只有她,刘振才会这样。***第二天一早,徐盈是痛着醒来的。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竟发现自己身上衣服穿着整齐,身体也干干净净的。爱过后该有的黏腻感一点都没有,反而全身都十分的清。要不是腿心传来隐隐的痛楚。她甚至差点以为昨夜那场荒的场面只是一场梦而已。

 “女君,你醒啦。”徐盈正蹙着眉,脑袋还昏昏沉沉,尚未完全清醒之际,被刘振分配负责照顾她的婢女阿双恰好推开房门,惊呼一声跑了过来。

 “谢谢!”徐盈被阿双扶了起来,坐在榻上,她问了阿双的名字,又问了年纪,才知道阿双今年不过十五,比她小了三岁。

 “好叫女君知晓,除了我负责照料女君外,府里还拨了三个贴身婢女给女君,现在刚好在外面忙呢,等等我再把她们叫进来。”

 阿双一边说,一边将徐盈扶到梳妆镜旁,拿起玉制的梳子利落地帮徐盈梳理头发来,由于没有被人这样服侍过,徐盈难免有些不适应与奇怪。

 为了转移注意力,只好对着镜子里站在自己身后的阿双问:“那个…昨晚是谁帮我洗身子的。”这事情问起来十分羞,徐盈问出来时,都有些迟疑,但她就是想问。

 她这干净整洁的模样,一定是有人帮她,而徐盈脑海里能想到可以这样作除了婢女外,就是刘振了,想到刘振。她心里就隐隐约约不希望是他,所以她才要问个清楚明白,然而阿双回答却让她大失所望。

 “回女君,昨夜是男君…男君帮忙的。”徐盈这突然其来的一问让阿双圆脸上浮现两团红晕。

 她低着头回答,脑海里还回忆起昨夜她自己带着其他婢女提着热水进入房间的场景。当时的她是低着头进房的,根本不敢看其它的地方,可一进房里,男女过后的甜腻气息就扑鼻而来,让她心突然跳得飞快,耳朵更是红得发烫。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