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7章 防止合拢
 让他的性格渐渐走向了不该走的方向…***天色昏黑,外头雨声淅沥,雨珠打在庭院树木的枝叶上,汇聚成水滴,下绿叶,落在砾石铺成的地面上。

 阿双领着几个婢女捧着刚刚用完膳留下的食盘退出了房门,小心翼翼的走在已经被濡一半的木头廊道上,免得踩到水渍。没想到,他晚上说要回来还真的回来,明明方才雨下那么大。

 屋内,徐盈愣愣得瞧着刘振,她怎么也没料到,刘振竟然说到做到,晚上说要陪她用膳,就真的回来了。下午的时候,天气就开始刮风,随之就是大雨滂沱。徐盈还以为刘振会耽误了时间,甚至不回来了。

 可谁料到他竟然硬是顶着大雨回了府。当他头发挂着水滴,一身半衣衫,出现在徐盈面前的时候,徐盈都惊呆了。

 尽管那时他的眼眸清冷无比,看不出感情的波动,但他的薄却是微微勾起来的,虽然只有一瞬间而已,可徐盈还是瞧见了他的笑意,她到底好在哪里,值得他这么值着。冒这雨回来陪她用膳。

 就这么高兴吗?虽然依旧搞不懂,可徐盈在那时还是有点喜悦的,连带着用膳的时候,讲话都刻意顺着他了些,脑海也暂时没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毕竟她都两世为人,这点以退为进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

 “刘振!等等…”见刘振站起来,徐盈赶紧靠了过去。刘振转过来看她,道:“阿坛有何事?”他挑起眉,徐盈却没有讲话,只是突然伸出双手,熟练得帮刘振整理起那凌乱的衣襟。刘振回来的时候淋了身体。

 而去洗了澡,换好的衣服也没有穿整齐,有些凌乱。徐盈正好瞧见了。所以才靠过去帮他整理。

 为了能够不困在这个院子里,她决定先做好为人“子”的一切事务,看能不能讨好刘振,让他相信自己,从而解掉自己的足令。

 不得不说,徐盈这招到是有用的。刘振的目光在瞧见她温柔地帮自己整理衣襟的时候,眼神先是闪过一瞬的惊讶,然后目光就渐渐柔和起来,连表情都不在绷着。有了喜悦的弧度。

 徐盈的离他很近,她那精致的睫下是明亮清澈的双眸,乌黑的发丝垂在她的耳边,衬着她蛋清般粉的脸蛋,红如果脯的人小,让刘振看得是眼睛都移不开。

 “阿坛!”刘振忽然喊了一声,抓住徐盈的一只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大手环着她的纤,他突然想要与她更亲密些。被突然抱到怀里的徐盈吓到了。下意识抬眸紧张道:“刘振…你要干嘛?”眼睛还瞪得大大的。

 刘振只是一笑,双眸紧紧地盯着徐盈那慌张失措的眼睛,“你应该要叫我夫君才对。怎么还直呼我的名字?”他的话刚说完,头就了下去。

 霸道蛮恨的吻住徐盈的娇。两人的瓣死死紧贴,一点空隙也没有,徐盈想挣扎,刘振的手却扣着她的,让她连动都动不了。只能承受着那狂风暴雨般的亲吻啃咬。

 “呜…”一个不小心,徐盈的牙关就被刘振也撬了开,厚的大舌就趁机窜入勾住她的香舌绕,将她的嘴腔彻底占。充霸道的挑和侵占混合着男人炙热的气息,渐渐勾起了徐盈的望,心跳还越跳越快,身子在不知不觉间就瘫软了下去。

 “怎么?这样就不行了?”刘振结束了亲吻,将徐盈改成从背后搂住,一手扣着,一手还往徐盈的下身探去。

 男人的大手指直接探入徐盈的腿心,隔着层层迭迭的裙布,慢慢的摩擦起来,“阿坛,你竟然成这样子?”刘振刚摸上去,就发觉裙布上传来微的感觉。

 他不由得腥红了双眸,低哑着嗓音,对着徐盈惊叹道。“恩…刘振…你放开我,现在还没完全晚上呢,你这么急作什么啊?”徐盈扭着身体挣扎,却被刘振扣得更紧,还抱了起来,把她带到榻边坐着。

 他环着她的,死死搂住她往自己膛上靠,原先磨蹭她腿心的手则掰开了她的双腿,然后再伸手去解她的带,褪去繁琐的衣物,将衣服解开。

 然后手就直接窜了进去,捻住花那娇小巧的花珠,轻轻的挑起来,“啊…”徐盈被抓住花珠的那一霎那,忍不住喊了出来,浑身无力靠在刘振的膛上,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下面好多水啊…阿坛。怎么这么多,有那么迫不及待想要了吗?”摸着徐盈那黏腻濡的花,刘振脸得意的笑了出来,说完,还靠上去咬住徐盈的耳珠,用着舌含起来,听着徐盈的因为他挑起的酥麻舒服而发出的低鸣呻,感受着她的柔软和体温。太了,他的阿坛…***

 花珠几回后,刘振就将碍事的裙子扯到一旁,然后一边啃咬徐盈的耳珠,一边大手蹂躏她的花,他先是两只手指捻住花珠缓缓

 等到徐盈被她挑出轻声后,手指便轻轻推挤开那滑腻肥美的花瓣,用着食指往里面探了进去。“嗯…别…刘振你不要这样…”花骤然被侵入,惹得徐盈一惊,夹紧了大腿求饶。

 经历过昨夜的疯狂后,现在花不仅肿着。还很感,那怕一丝一毫的侵入都能让她受不住。

 “都说了。要叫夫君,还直呼我名字…”刘振贴在徐盈的脸侧不悦的说道,然后食指又往里面挖得更深一些,“阿坛,你里面好啊。”这个变态!

 徐盈在内心呐喊着,她的双腿尽管死死夹紧刘振的手臂,却制止不了他的手指入侵自己的花径里。“叫夫君!”刘振命令着。手指探的更深。

 “夫君…夫君…别了。放了我吧…”感受到手指搅着里面的媚,徐盈简直要崩溃了。连忙顺着刘振的心意喊道。

 “嗯!”听见徐盈叫他夫君,刘振就笑着轻吻徐盈耳珠,道:“真乖…那么,就让我来帮你更舒服吧,阿坛。”

 “什么?”徐盈还以为刘振会放过他,却没料到刘振怎么可能只足于此,她还在惊愕,刘振就用力掰开她的双腿,牢牢固定住,防止她合拢,然后手指肆无忌惮探到花里搅着。

 “好深…太深啦…夫君别挖了…别啊…”糙的男人手指入徐盈的花,让徐盈的花壁缩得很紧,死死掐住刘振的手。

 然而却止不住男人手指蛮横的刨刮磨蹭。花里的十分感,光是一手指埋在里面,就让徐盈受不了。娇躯直打哆嗦,连她的额上都浮出一层香汗。“夫君饶了我吧…”徐盈抓住刘振如钢柱般的坚硬手臂,着娇气讨饶。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