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8章 雪趾微蜷
 “怎么行,阿坛看起来还没尽兴呢,怎么能这样停了。”刘振不理睬徐盈的讨饶,反而变本加厉的加了第二手指进去。花早已得一蹋胡涂,尽管里面夹得很紧,却滑到很好进去。

 刘振并着两只手指送,裹着浆水发出唧唧作响的水声,他的手指外皮很糙,磨着层层媚的每一次的深入都让徐盈既痛苦又快乐,不知道是要求刘振停手,还是让他再快一点。

 “舒服吗?”察觉到徐盈的变化,刘振戏谑地问道。“不舒服…才不舒服…”徐盈摇头否认,不愿顺了刘振的心意。“喔?”刘振见徐盈还不肯承认,手指的速度又更快了。

 “怎么可能,阿坛都成这样了。里面还夹得为夫这般紧,恨不得把我的手指头进去呢,怎么会不舒服?”手指在泥泞不堪的花里变换更多花样,刺徐盈的神经。

 她越是不承认她感到舒服,刘振就越使劲搅得徐盈不断哭喊,“啊…不行了…不行了…”承受着这般强烈得上百下送,爽快的酥麻感像电一样传遍全身上下。

 终于让徐盈再也克制不住身体本能,昂首娇颤,花猛然一阵搐痉挛,出一汩汩的夜,洒到了地面上形成荔汁半般的半透明水滩。

 她竟然被手指到高了。徐盈又羞又气,整个身体瘫软在刘振的膛上,双腿暂时合拢不起来,只能看着刘振把手拔出来,牵出一条足足有四五寸的晶莹银丝。这实在是太靡了…“阿坛你也出太多水了吧。”

 耳边传来刘振的细语,轻挑中是促狭,听得徐盈羞红了娇靥,她不想理刘振,可刘振却没打算这么结束。

 “阿坛你都完了。该换你伺候夫君了吧。”“什么?你…”吓到的徐盈下意识回头,就被刘振直接吻住。

 夜晚才刚刚开始呢…***刘振的吻强硬又霸道,亲吻的同时,手也不忘做事,探进徐盈的衣襟内,掏出那酥绵人的娇细玉,大手起来,徐盈被他又亲又摸,身体渐渐火烫难受。

 虽然心里不喜刘振的霸道胡来,可身体却被他的舒服不已,没撑多久,她就瘫软无力,只能勘勘用藕臂勾着男人的颈子,张开小嘴儿气。

 瞧着被他吻到油亮润的美人瓣,刘振手指轻刮徐盈的晶莹亮白的小鼻头,“阿坛可真娇气。这样就不成了?”

 薄得意的勾起,嘴巴里似乎还能尝到方才亲吻时徐盈残留在里面的香甜滋味,令刘振心头不停狂跳,念加深,俊美的深邃双眸不眯起,散发出危险的锋芒,他要做什么?赤的目光让徐盈心跳加速。

 她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却被刘振一把搂起身子,将她押到上,随手就着散落的衣物将她随意捆绑,全身捆成一团,趴卧在榻上,宛若一只雪白的小牝犬般,高高翘起股求

 “阿坛,我们该办正事了。”“刘振,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徐盈突然被摆成这种羞人姿势,让她是娇靥通红到不行。高翘的股让徐盈感觉到花正完整暴在男人的目光下,完完整整,一丝不漏的都叫刘振看进眼里,一时之间,令她羞愧到想死的心都有了。

 “唔…放…放开我…”徐盈扭着身体挣扎,头往后看刘振,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褪去所有衣杉,出古铜色的膛和矫健有力的俊美身材,溢的雄气息登时扑面而来,让徐盈心跳不漏了一拍,连忙撇过头去不敢再看。

 “怎么?喜欢看我的身子啊?脸都红成这样了。昨天没看够吗?”看到徐盈的反应,刘振戏谑得取笑起来。

 走上前,轻轻抵在那花夹出的中,轻轻推送,却不进去,只在外围就着那两瓣滑腻娇不停的磨蹭。

 “啊…别蹭那里啊…”男人的又硬又烫,蹭得徐盈心尖狂颤,感的花本就已经沾推送得十分顺利,不时之间还会触到徐盈的小花珠,让她每次都宛如电击,兴奋地打着哆嗦。

 “别蹭了…不行了…好奇怪啊…”徐盈被磨到兴奋起来,花汩汩出更多,像肚子里藏了水罐似的,得不停。

 刘振瞧见徐盈已经被挑起了情意,连忙俯下身去柔声问她:“怎么,已经想要被了吗?”说话间,刘振将轻轻抵在花口上,恶作剧般轻轻顶入,只停在浅处,也不深入。

 男人火热的气息在耳朵上,让徐盈终于忍受不住刘振的挑逗折磨,摇着股要求着刘振赶紧将进花里,“要…你轻些…轻些啊…”她刚一承认要,刘振就了进去,毫不留情的长驱直入,一贯到底。

 “啊…太深了…慢点慢点啊…”硬如铁住的进来,立马就让徐盈美得咬住布,不住得呻,她虽然要求刘振别得那么深,可股却是翘得老高合着刘振的入。徐盈的表现让刘振火焚身,大一圈,“货!”

 他骂了一声,再也忍耐不住体内的热血翻腾,俯身下去立马贴着徐盈美背,双手牢牢与徐盈十指相握,撞得榻左右摇摆吱吱作响,每一下都深入到底,美得徐盈婉转呻,“好…轻些…要撑死了我了。”

 两人蝉附般紧紧贴在一起,只有刘振的是不停的摆动,着狰狞的大撞击着徐盈的翘。从后面看,的每一次入都将花撑成圈子,挤入的同时娇和的细还会漫出一小注的浆滑,滴到地板上。

 就着那唧唧作响的腔内水声和啪啪啪的雪撞击回声,感觉真的是无比靡。“轻点啊…要被死了啊…”烈的快已经让徐盈丧失理智了。

 她的身体被刘振得又酥又软,直她每一寸的得她双腿抬高悬空,雪趾微蜷,任凭着男人着她疯狂挑,像小牝犬享受着男女的快乐。

 “不成了…不成了啊…”利的不停地拍打,终于将徐盈送上了高死得高喊出声。花猛然缩得更紧,在最后一刻索求着男人的。团团的膣掐得刘振一时不防,想压抑锁住关都来不及。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