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9章 淡然地轻笑
 就这样痛痛快快将滚烫灼热的浆全部给了出来,得徐盈昂首娇颤,难以自制得张开小嘴儿,发出急促的音节…“啊!啊…”她太舒服了。

 ***水气氤氲缭绕,雪白滑腻的大好身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令人魂牵梦萦。徐盈泡在浴桶里,放松身体,大大的吁了一口气,闭上双眼。

 她想好好休息,缓解疲劳,脑海里却浮现方才被刘振摆成那般羞的姿势,任他的场景,让她雪靥泛起大片酥红,整张脸半泡进水里,在心里怒骂了一声,“大混蛋!”

 她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竟然这般不中用,随便让刘振摸个几下,就双眼离,浑身发难耐,还让他轻松推倒自己,高翘着股给他任意

 简直是太丢人了。徐盈想到深处,彷佛那场景出现在眼前,重新让她轮回了一遍。不双腿微微发软,软蛋清般细的脸红得都快沁出血来了。不洗了!

 越想越是焦躁,徐盈摇头试图将那靡画面从脑海驱逐,她走出浴桶,擦干身体后就到架子旁取下肚兜和衣物,穿戴整齐后就披了一件轻袍在肩上,只拿着带系在上,本来这些事情都是该由婢女随身侍奉的。

 只是她不敢面对婢女们罢了,毕竟一进来在怎么笨的人都会知道刚刚发生什么样的事。徐盈的脸皮可没那么厚。

 她可不能在婢女得知这事后,还坦然自若的面对他们,只好掩耳盗铃,让她们烧好水,备好换洗衣物和用品后,就赶她们离去,独自自己沐浴起来,到是刘振看起来不在乎,完事后。

 就由着垂头脸红的婢女提着灯,引到另外一处房里沐浴净身去了,想到此处,徐盈就突然想到刘振现在恐怕是在婢女的侍奉下入浴吧。

 毕竟他现在可是一介将军,统领千军万马的人上人,享受这些也很正常,又想到他长得这般俊美又年轻。

 那些婢女怕是都各个都对他有好感,可能还有人整天怀,想对他自荐枕席呢,这样一想,不知怎么的,徐盈突然心里泛起酸意,几乎是在一瞬间,她就察觉自己的异样,连忙摇头下这念头。

 这关我什么事,我干嘛想这些啊。一定是泡澡泡太晕了。才会这样。徐盈暗啐了一嘴,自己找了理由安慰自己后就迈起长腿,就往屏风外走去。或许是她真得泡晕了。脚步走得不稳,刚出屏风的时候就突然腿软,身子向后倾倒。

 “啊…”就在她惊得花容失,闭上双眼,以为要跌倒在地时,一只大手猛然探出,抓住她的藕臂,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徐盈睁开双眼,这才发现自己躺在男人宽厚的膛上。

 抬头一瞧,隔着散的发丝,徐盈才认出救她的人正是刘振,“刘…夫君?”徐盈慌张之际,差点称呼叫错,见刘振微蹙起俊眉,连忙改口,说完还对他笑了一下。

 毕竟她现在要顺着他的意走,哄他高兴,才有可能让刘振解了自己的足。刘振没有理会她。

 只是拨开她额前的发丝,瞧着她的脸关心道:“你刚刚在想什么?怎么这么不小心?”搂着她的身体,又靠的更近些。

 “没…没事…”男人骤然靠近的气息十分火烫,得徐盈微微把头往后避,连忙解释道:“应该是泡澡泡到头晕,有些不适,才突然腿软而已。”“喔。”刘振挑起眉,放开了徐盈。

 他负手而立,嘱咐道:“既然如此,以后小心点,别泡那么久。”“知道了。”徐盈笑着回了一句,眼眸扫到刘振一袭深蓝轻袍,发丝虽然还带着水珠,可绝大部分都已经风干了。

 显然已经洗完澡过了很久,不口发问:“夫君已经洗完澡很久了?怎么这么快?”徐盈突然其来的一问,让刘振有些疑惑,不知她问这作甚。

 但还是颔首回了她,道:“当然,我哪像你们女子这般麻烦,洗个澡儿都要拖那么久,养尊处优的还要人服侍,我可没有,毕竟是军中养成的习惯了。

 都是自己动手的,洗得自然也快。”刘振话虽然说得多,徐盈却只捕捉到后面的重点,她眼睛一亮,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舒服起来,眼角更是闪过一丝笑意…原来,他不用人服侍的啊。***正当徐盈心情莫名轻松之时,刘振突然箭步上前,将她拉到镜子前,要她坐下。

 “你干嘛?”徐盈被搞得胡里胡涂,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时,头上就传来一股厚重感,这才发现刘振拿着巾盖在她头上。

 “帮你绞干头发,别动。”刘振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头,拿着巾,轻轻擦拭徐盈披散开来的秀发,动作笨拙不熟练,表情却十分认真。

 恰好在此时进门准备收走沐浴用具的阿双进门,看到这场景,连忙道:“啊…男君,这让婢女来服侍吧。”“不用,我来就好,去做你的事!”刘振回绝了一句,赶走了要过帮忙的阿双。

 “是。”阿双被刘振的冷漠语气给吓到,忙垂头后退,她一时疏忽,倒是忘记了自家男君的子。徐盈不知道刘振为什么要帮忙她绞干头发。

 不过依着他的霸道,反抗肯定没好事,不如不要问,顺着他走最好。徐盈就这样乖乖坐在那里,任由刘振帮她擦拭秀发。一时之间,两人就好像是感情很好的夫日常相处般,构成美妙和谐的画面。

 “好了。差不多干了。起来吧。”擦干了乌黑发丝上水珠,刘振眼眸里有些不舍得。难得徐盈这么乖巧温顺任他擦拭头发,令他着进去这美妙的氛围,而不能自拔。若是哪一天,她这些都是真情实意该有多好。

 刘振并不笨,从一些蛛丝马迹上都能看出从晚膳开始时,徐盈对她的刻意讨好奉承,为得目的大概就是让自己放松戒心,从而解除对她的足令吧,然而他却不揭破徐盈这样的行为,反而享受着她对自己和颜悦和柔情。

 那怕这是假的,他甘之如饴,愿意自欺欺人。只要他的阿坛不离开他身边,他就愿意一直深陷在她编织的谎言中。

 “夫君在想什么?”徐盈站了起来,正好瞧见刘振若有所思的表情,眸里透漏着些微关心,没有太亲近,避免对他态度变化太快,叫刘振察觉有意。“没什么。”刘振被唤醒,掩去方才的神色,淡然地轻笑,“就寝吧,你也累了。”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