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11章 两家关系不错
 想到又可以见到家人,她心里不知有多么高兴,那是她这一世必须要弥补一辈子的亏欠啊,若不是遇到刘振的婚被迫离开家人。

 她甚至这一世还暗自打算先过不嫁,要陪着父母一段时间,再将小妹风光嫁出去后,再考虑自己的婚事的。

 “谢什么谢,才两天没见到家人而已,你就这么想家人啊。”瞧见徐盈喜笑颜开的样子让刘振心里一软。

 他伸出手轻轻拂过徐盈细嫰的脸颊,深深望着徐盈的深邃双眸,宠溺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该睡了。我明天早上就要走了。”

 “恩。”徐盈乖巧的点头,嘴微微上勾,这是她这几天中,最高兴的时候。‮夜一‬无话,两人都睡得很沉,不知不觉间便靠拢在一起。在经过这件事后,他们的关系似乎变得有些近了。

 ***刘振离开已经三天了。徐盈也不觉得有什么,反到觉得庆幸,至少不用每天看见那时不时令她担惊受怕的狠戾眼神。

 也不用刻意去对他讨好,避免他又对自己胡作非为,她是非情愿嫁进来的,可将军夫人的身分到是适应得很快,又体面又有人侍奉的曰子过得是轻松极了,就是空间被他限制住,有些无聊罢了。

 这天,徐盈正在凉榻乘凉休息,无聊看着院里池塘的鱼儿悠游,慢条斯理享受来自西域的水果时,一名佝偻着身子的老管家在阿双的带领下进来院子里,对她道她家人来了。徐盈一听,立马从榻上起身,抬眸望去。

 就见院门边站着三个人,两大一小,正四处东张西望,三人俱是她最熟悉的身影。“阿爹!阿娘!”徐盈快步走了过去。

 “阿坛!”徐盈的爹娘正因为初次来到不熟悉的地方而彷徨无措着,就听见大女儿的声音,他们连忙着急得循声望去,看到徐盈时,立马惊喜一叫。

 “我的阿坛啊”徐母刘氏最是激动,她走上前去先是一把抱住徐盈。然后双手捧住徐盈的脸,着急道:“阿坛,你这些曰子没受苦吧,娘看看你瘦了没。”

 “娘,才几天而已怎么会瘦啊…再说了这里能受什么苦。”徐盈笑着回答。然后望向一旁的父亲和妹妹,唤了一声,“阿爹!阿妹!”

 “恩。”徐父点了点头权作回应。他本就是个內敛不善说话的人,表情虽然担忧着徐盈,却不懂得如何用言语表达。倒是徐盈的妹妹徐萍比较活泼大方。

 她今年年纪不过十二,说起话来也没有什么顾忌,牵起徐盈的手就道:“阿姐,姐夫待你好吗,他没有对你凶吧,你可不要骗我和阿爹阿娘喔。”这话说得徐盈一惊,刘振府里的下人都在旁边呢。

 也不怕被听了去,她连忙拉着徐萍和刘氏的双手,对着家人道:“先别站在外面了。咱们先进屋里吧,要讲话进去再讲。”语毕,就带着家人进了屋里。

 刚进屋,见下人婢女都不在,徐萍就迫不及待再次问起同样的问题,一旁的徐父、徐母也出关心的表情追问。

 因为他们都知道徐盈是被迫嫁给刘振的,要不是那个不知道哪来藩王‮弟子‬,叫什么萧通的,要抢徐盈为妾,甚至拿他们性命迫徐盈,徐盈也不会为了他们去求刘振,而被迫委身于他。

 “夫君他对我很好的,你们不用担心。”徐盈不想让家人担心,只好说起刘振的好话。徐母不信,疑道:“真的?你没有骗我们?”徐盈点头,笑道:“当然了。我怎么会骗阿娘!”徐母叹了口气,道:“没有最好。

 我以前就瞧刘振那孩子也是喜欢你的,要说亏待你,我也不太信,若你们以前那祖辈订下婚约没有做废掉,顺顺利利成了婚也没现在这种事。都怪你当初太娇蛮啦,拒了人家就算了。干嘛丢人家石子,损了人家的脸。

 结果呢,人家还惦记着你,这才扯出后面这七八糟的事情,害娘和你爹你妹担心你在这里吃苦受,以为刘振娶你是要报复。”

 “好了。孩儿他娘,竟然阿坛没事了就好了。念这么多什么。”徐父在旁揷了一句话,拉着徐母到一旁坐下。

 做父母的,自然担心儿女的婚姻,尤其徐盈这本质上算是迫嫁,让他们两老真的是担心死了。曰夜都在祈祷徐莹能够平安无事。眼下徐盈既然这么健健康康站在面前,心也就安心了大半了。

 “哼!要说阿姐会这样被迫嫁过来,还不是都是那什么王孙‮弟子‬惹出来的祸!”徐萍忽然忆起了什么,抓住徐盈,“阿姐,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你明明就不常出外面,却无缘无故引来那个莫名其妙的藩王‮弟子‬要来迫你为妾嘛?”“什么?妹妹你知道是什么回事?”徐盈听徐萍这么一说,不由得好奇起来。

 她那时被那藩王‮弟子‬的权势给搞得焦头烂额,手足无措,一心只顾着去求刘振解救她家人,哪有时间在意那萧通从何而来,又是怎么认识她的。

 “萍儿,说这些做什么,等等惹得你阿姐伤心。”徐父猛然瞪眼警告徐萍,然而徐萍却只缩了一下身子后,就鼓起勇气,理直气壮得回嘴道:“才不要,我要讲。”

 “你…”徐父被她一,指着徐萍气呼呼的。“阿妹要说什么,这事又怎么跟你姐夫有关了?”徐盈蹙起眉头,眼里満是疑惑。

 “阿姐,这件事的起头都要怪那个与你从小青梅竹马的表哥何舜,都是他害的。”徐萍越说越气,嘴巴都鼓了起来。

 “当初他根本就不是有意娶你,只是要利用你,你道他为什么少年时候离乡这么多年突然这样回来吗?原来是他在外地了一群狐朋狗友,染上赌瘾,欠了萧通一庇股债,为了活命。他讨好起爱好美的萧通,便假装自己的身分,回乡来欺骗姐姐你。”

 “为的就是把你娶回去,再转手献给萧通,所有对姐姐你说的情意,都是他的谎言,他早就不是姐姐小时候认识的那个温润如玉,和蔼可亲的表哥了。”徐萍气扑扑的把话一口气说完,惊的徐盈脑袋一时不敢置信。

 她与何舜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两家关系也不错,要不是那时她已跟刘振有了婚约,说不定两家早就直接订下秦晋之好了。徐盈对何舜到底有没有想法,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自己是不讨厌他的,这一世为了躲避刘振的迫。

 她试图把自己嫁出去,结果头两次都被刘振破坏。因缘际会下,“刚好”何舜回来与家人一起登门拜访。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