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14章 手往门伸去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不可能踩住煞车了。男人的霸道雄气息了徐盈的神智,令她无力抵抗,只能臣服,没多久,她就被刘振倒在上,滚成一团,衣衫尽被除去。

 刚刚还好端端一个人,现在就已经被剥成赤的小白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任由刘振摆自己。呜…再这样下去。

 我会以后都离不开刘振的,为什么他一碰到我,我就像吃了药一样,身子不仅无力阻挡,还不停的渴求、渴望着他的每一步调戏、玩?徐盈咬着枕头,红着脸,怎么想都想不清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刘振已经侧躺在她身后,膛紧贴着她的细美背,一手从她身下绕过环住她的,一手微微抬起她的大腿,将那火烫狰狞的杵轻轻抵在她那已经到不能再的花口前。

 查觉到那火热的感觉就抵在自己身下,突然意识到现在是白的徐盈疯狂得在脑海摇头呐喊,“不…不行…不可以。”

 她不想白昼宣,可她的身体确实十分诚实,刚抵在花边上,两旁的花就立马将它含住,隐隐约约间,似乎好像往内的动力在。惹得刘振先是压抑住狠狠入的念。

 然后轻笑,阿坛,看来你的小嘴儿已经迫不及待了呢,成这副模样,还想把我的往里面吃呢…”

 “不…我没有…”见徐盈还想否认,刘振就突然一埋进花里面大半截,得徐盈受不住这般快,绷紧了身子,发出轻颤的鼻音和娇

 她的花已经适应了刘振的形状,入时,媚很快就了上来,住那狰狞壮的茎,并且不断得传递快和渴求冲击徐盈的脑门。

 “怎么了啊?不是说不想要嘛,怎么一进去就叫了声音出来呢?如果很想要就要讲出来。

 你看你的身体都比你诚实呢,阿坛!”刘振一边愉悦的感受着怀里美人的高轻颤,一边十分故意得吹气在徐盈的耳边,让耳朵泛起人的粉红晕。“我没有”

 “真的吗?那这样呢?”见徐盈缓过神来依旧想否认,刘振也不在意,决定用实际行动来让她臣服。

 他搂着她,原本卡在一半的瞬间挤入花径更深处,得抵住宫口,得徐盈咬娇颤后。

 就往后拔出,随后缓缓得温柔送起来,“啊…别…不要那么深啊…”刘振的实际行动立马让徐盈举起白旗,咬起手指,难以克制的低唤。

 从侧边后入的姿势并不好使劲,需全靠男人的力来送,如此一来,便不可能,只能是温柔得缓缓刨刮。

 若是男子过于短小,便会碍于女子股的阻隔,而无法尽兴深入。可偏生刘振生得长,根本不受阻碍,每次的送都能顶到最深处,令徐盈足得娇之时,又因为的拔出进入,缓慢绵长得刨刮每一寸的膣内媚而兴奋轻颤,“好奇怪啊…好舒服啊…”

 抿着,神魂颠倒,恨不得一辈子都能够这样。***埋在热的花径内,温柔而有力的送简直要把徐盈给送上云端,一下又一下得花软不堪,疯狂挤出带着黏稠香甜的,濡了大片榻。

 整个房里只要轻轻一嗅,都是男女糜气息。“阿坛可真,每次都得这么紧致,我都舍不得拔出来了。”

 刘振快意得起俊美的双眸,难以克制得凑近徐盈的秀颈旁,闻着她身上特有的淡甜香气,部更是不停得耸,一下又一下撞击着,他的阿坛,对他而言太重要了。

 那怕眼前摆着毒药,只要能将阿坛留在他身边一辈子,他都能甘之如饴,面无表情的将那毒药下,丝毫不会后悔。

 “别…嗯阿…不要再了…好奇怪…会死掉啊…”刘振强而有力的送,搅得花径一塌胡涂,酥麻的快实在难以言喻,让徐盈觉得好像要死掉一般,眼角含泪,疯狂摇头求饶。再这样下去,她说不定会死在这里啊。

 正当徐盈被刘振死,陷入无止尽的疯狂时,屋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和人的对话声,惊得徐盈瞬间慌张,花内的猛然一掐得刘振又疼又美,差点没出来。

 “男君可还在里面。”屋外传来的是阿双的声音,听着脚步声,她似乎是在与同她走过来另一位婢女说话。

 只听得那人回道:“嗯…男君应该还在里面,从他进去后,我就一直在院门口看着。没见男君出来过。”

 “喔…是吗。可以了。你先下去吧。”阿双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两人的对话声让徐盈内心警铃大作。

 顿时紧张起来,怎么办?要是让阿双瞧见自己这般羞的状态,那还不如叫她死了还比较快,想到这里。

 她慌张想起身,却被刘振顺势一把抱起,双腿分别被他双手分开扣住,宛如帮小孩把的姿势般,整个人悬空,只余后背贴在刘振身上。

 “刘振…你要干嘛?”发现自己被摆成这般羞姿势,惊得徐盈直呼起刘振的本名。刘振闻言,恶魔般得勾起薄

 他将徐盈抱到门前,让她双手撑着大门,股往后翘站好,依旧还在花里面,拍了拍她的股道:“来,还不快点想办法不要让阿双她进来,不然她可就要看见你这般羞的景象了。”

 恶魔般的话语让徐盈简直不敢置信。这个大变态,难道这样很好玩吗?干嘛要这样做?看着刘振促狭的笑容。

 她气急败坏得想大骂出口,却在此时,门口响起了阿双的敲门声。“男君、女君可在里面?阿双有事要找男君,是大管家吩咐我过来的。”阿双的声音近在咫尺,让徐盈紧张死了。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出话来回答。

 “嗯…没有人吗?”屋内没有人响应,让阿双皱起眉头,她又对里面唤了几声,依旧没有回应,心里顿时更加疑惑,因为方才那小婢女明明告诉过她,男君和女君都在里面啊。

 “有人吗?”越想越不对劲,阿双再次试探了一声,手也往门伸去,试图去推。就在她手勘勘碰到门上时,徐盈的声音响起了。

 “阿双有何事?”徐盈颤抖得说着话,因为她知道再不说话,恐怕就要让事情整个曝光了。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