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18章 満是感动
 那老大夫被他这么一抓一推,疼得直气,刚要抱怨念几句,抬眸就对上刘振那猩红的双眸出狠戾的气息,吓得他赶紧闭上嘴吧,一个字也不敢说,转身就立马替徐盈把起脉来。

 刘振见那老大夫开始号脉,却久久不语,只是捏着胡须晃头,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凑上前就问:“怎么样?大夫可有办法医治?”

 老大夫叹了几口气,先是摇头,过了会儿才起身拱手道:“恕老朽无能,这病老朽无法医治。”

 “什么!”刘振大叫一声,充血丝的双眼紧盯着那大夫,“这怎么可能?我夫人她的病看起跟风寒差不多,怎么可能你治不了。”

 老大夫摇头,愧疚道:“尊夫人的病并非寻常风寒,此病怪异得紧,老朽见识浅薄,不敢随便医治,实在无能为力。”

 他的话让刘振难以接受,心急如焚的他,一把抓紧老大夫的衣襟,将他提起来怒目喝道:“怎么可能?你别骗我!”老大夫被刘振这般举动给吓着。

 他涨红着脸,气都快不上来,痛苦回答道:“当然是真的,老朽骗你做甚?在这城里不是我在自夸,老朽我的医术算是高明的,就算你请其他大夫来,也是同样的答案啊。”

 “什么…怎…怎么可能…”刘振一听那老大夫的话,手一松,眼睛发楞,茫然起来,嘴吧还喃喃自语,几乎接近崩溃的状态,难道他就要失去徐盈了吗?想到这个可能,刘振怕得汗透重衣,手脚发冷,身体更是摇摇坠,整个人快要昏厥。

 “啊…如果去寻那师叔,说不定能救!他老人家见多识广,尊夫人的病可能他就能医治了。”正当刘振陷入绝望时,老大夫突然起来一句话让他猛然精神一振,眼睛瞪得老大,双手扣着老大夫的肩膀摇晃,“你说什么?什么师叔?我要去哪里寻他?”

 突如其来的剧烈摇晃让老大夫被晃得头昏眼花,过了好久才缓过来,咳着嗽道:“老朽说的师叔,是在咱们州里的府城开馆行医,要去寻他,得要去府城才行啊…你只要说要找王神医便可了。

 他的名号很多人都知道…咳咳…”“好!好!”刘振一听,喜得喃喃自语起来,有方法有希望,总比没有要好很多,此时此刻,刘振的身体顿时充了一阵力量。

 他回头就对一旁的阿双道:“快,去准备车马,备好毯子,我要带夫人直接去府城。”他没有那么傻,还要派人去府城接人过来,这一来一回,天知道要多久,唯一的方法,只有他自己带着徐盈亲自过去了。

 “婢女知道了。”阿双得了吩咐,点了点头,就立即跑了出去。没多久,就有其他婢女慌张的跑进来,递给刘振毯子。

 刘振立即接了过来,返身就抱起不省人事的徐盈,用毯子将她团团裹起来,“阿坛,没事的,我会救你的,你别怕。”

 望着徐盈惨白的病容,脆弱可怜的模样,心疼到不行的刘振也不顾他人在场,轻柔在徐盈脸上一吻,眸里着深情和坚定,充信心的说道。这辈子他好不容易才娶到她,他怎么可能让她就这样离开自己…***

 天色昏暗,正下着大雨,稀哩哗啦得,道路上是泥泞,随着刘振府里的马车飞驰而过,溅起污水。

 马车上的车夫披着蓑衣,猛烈得挥舞马鞭,死咬着牙撑着整晚没睡而有些恍惚的精神,不断得在加快速度,到府城要两天的路程,竟让他花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快到了。

 “男君!快到了。下了这个山脚就能见到城门了。”车夫眯眼往外细看,见到熟悉的地理标志,兴奋得朝车厢里大喊。

 “真的吗?太好了!”车厢里刘振此刻已经累得不行,脸倦容,连发髻都松了。头发披散开来的他听到这句话,空的眼神立马消失,兴奋得抱着昏沉的徐盈,道:“阿坛,再撑一会儿,我们就快到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一路上。

 他都是这样紧紧抱着徐盈,不断得对她喃喃自语,隔着毯子,用着身体的体温温暖着她,试图不要让她失温。许是他这一路以来一直在徐盈耳边碎念叫唤,本来已经昏不醒人事的徐盈突然在这一刻微微的睁开双眼。

 迷糊糊间,徐盈就看见刘振的脸离自己非常近,那双本来应该令人恐惧的双眸,此刻却是柔弱可怜到宛如被抛弃的幼兽,充着惊慌和无止境的害怕,他为什么是这般表情,他就那害怕我会死掉吗?

 脑袋昏沉的徐盈是第一次瞧见刘振这种痛苦绝的表情,这是她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在他的心里,自己是有多么重要。

 不值得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喜欢我…以前我明明对他做了那种事情…我到底有那里值得他如此喜欢…想到过往她蛮横退婚,羞辱刘振的场景,徐盈就觉得很是愧疚。

 “刘振…”难受得她突然呼喊了一声,手还尝试想去碰刘振的脸颊,身体却没有力气可以让她做到。

 突如其来得叫唤,叫醒了因伤心而有些走神的刘振,这才让他惊喜发现徐盈竟然醒过来了,他又惊又喜,脸担忧道:“阿坛,你醒啦,身体是不是还不舒服?别担心,不会怎么样的,我带你去寻大夫,你很快就会好了。”

 “嗯…”徐盈没有力气回话,只能柔弱得点了点头,她气若游丝,嘴吧苍白裂,整张脸病恹恹的样子,看得刘振又是一阵心疼。

 扶着她的头,脸颊靠在她额上,柔声道:“阿坛,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不要怕。我不想失去你,我向你保证,只要你能够好起来,我什么都愿意做,那怕拿我的命去抵也行,我不想让你陷入那个黑暗的世界。那里我去就行了…”

 刘振边说,手臂将徐盈搂得更紧,脸颊上挂着两行清泪,缓缓下,一滴又一滴得滴在徐盈脸上。

 男人的怀抱让徐盈的身体暂且暖和些,听见刘振真情漏的话语,徐盈的心中莫名一暖,是感动,打着哆嗦的身体不往刘振怀里更靠近了些。嗯…好温暖啊。

 依偎着刘振,恐惧害怕在那一刻彷佛被驱散,徐盈只觉得好像只要待在刘振的身边,她就能获得无限的力量,连带着打着哆嗦的身体渐渐平缓起来,整个人也没那么难受了,原来,这就是被关心在乎的感觉啊。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