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19章 想到这些
 听着刘振膛里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被他抱在怀里爱护的感觉,徐盈突然觉得刘振似乎没有那么讨厌了。

 嘴角微微一勾,她不知道,一颗奇妙的种子就是在这时悄悄地落在她的心房,等待着后的发芽茁壮…颠波了几里路,马车终于来到府城城下,然而天色已晚,大门早已落锁关上,只有城墙上还有兵丁提着灯火在巡逻。

 车夫见状,赶紧回头向刘振报告状况。刘振一听,心里一急,他万万没想到怎么这么刚好,好不容易终于赶到城门口,大门却已经落锁关上。若是想要等开门,便要等到早上,可徐盈的病如此之重,他哪里有办法等。

 “阿坛,乖,你等一下,我去叫人把门给开了。”刘振急得不行,轻轻放下徐盈,安慰一句话后。

 就要出去,此时外面仍然下着雨,刘振一推开木头车门,风势便带着雨滴吹了进来,他正要快点出去,以免冷到徐盈,徐盈却突然道:“夫君,这城门…你怎么能叫得开,已经入夜了…咱们还是等到白天吧…”

 她的声音细如蚊呐,柔柔弱弱得叫人心疼。刘振没注意到她的称呼变化,回过身来,大手轻轻将她身上的毯子裹得更严实些,轻松安慰道:“没事的,别担心,我一定可以让他们开门的,你可别忘了。我可是将军,他们是兵,要听我的。”

 说完,也没等徐盈回话,刘振给了个你放心吧的笑容,就推开车门下了马车…***外头风雨很大,刘振一下车,全身就立马透了。

 心急如焚的他顾不及车夫递过来的蓑衣,快步就走到城下,朝着城楼大喊道:“来人,快开门,我乃是东城守将,有急事要入城!”城墙上兵丁老早就注意到有马车停在门口,正提着灯笼往下探是谁时。

 就听到刘振这番话,吓得赶紧去请守夜的长官过来,那长官是名年轻小将,闻言过来就拿着灯笼往下照,一瞧见城墙下,有个男人连伞都不撑,任凭雨滴打在身上,就问:“你是何人?如今已经入夜了。城门是不可能打开的,你退回去吧,白再来。”

 刘振一听,哪愿意退回去,急得大喊:“我是东城守将刘振,快快开门,我的夫人患病,需要入城寻医!”

 年轻小将一听是那军中鼎鼎大名,绰号鬼见愁的刘振,吓得脖子一缩,愣了片刻便要下令开门,却又想到军中令,把命令止住,转而硬着脖子道:“刘将军!

 对不住了。这门实在不能开,这入夜之后,大门是有令的,若是属下开门,担不起这责任啊。”

 “我让你开就开,废话那么多作什么?若是你不开门,误了我救人,休怪我后无情。”刘振见他不愿开门,急得怒火中烧。刘振的话让年轻小将也被出了火气,问道:“将军如此蛮横。

 难道就不怕为了令,上头处罚,连官都作不得吗?”“做官?”刘振一听,火气顿消,心中酸涩一片,抬头让大雨打在脸上,雨水与他脸上的泪珠混在一起,凄然望着城楼笑道:“呵呵…我的夫人都快没了。活在这世上都没意思了。我还作什么官?

 这官位你要,你就收去好了。我只要我的阿坛能够平安无事阿!”披头散发,整个人状似疯魔,跌跌撞撞向前跑了几步,剑指城楼,“我告诉你…你放心…只要你放我入城后,我自向上官请罪,不会连累到你的。”在他的心里,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能比徐盈还要重要,更何况是官位权力。

 “这…”刘振的这番话让年轻小将不动容,想起自家那个与他相濡以沫的小子,生病时他也一样着急万分,感情投下,坚持闭门的想法也开始松动,而一旁的兵丁也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感叹刘振原来还是个情种,竟然为了他的子,不惜违反军中令,连官都不要了。“好…我答应你,望将军不要忘了今的话,不要连累我等。”思虑片刻后,年轻小将咬牙下了决定。

 刘振闻言,凄然的脸色瞬间化作笑容,慌忙拱手道:“好,我一定不会忘记。”说完,转身就快步跑回马车,一边吩咐车夫驾车入城,一边推开车门入了车厢。“夫君…”车门被推开,徐盈就瞧见刘振钻了进来。

 他俊脸上都是水珠,额上还贴着濡的发丝,全身上下的衣衫答答的,还往下滴着水珠,让徐盈不忧心得唤了一声,虽然有着雨声隔绝。但她刚刚在车厢里都听见刘振的话,心里不感动万分,望向刘振的眼眸里,都是不舍。

 “阿坛没事的,我们要进城了,等找到了那什么王神医,你的病就可以治了。”刘振没看出徐盈眼眸的意思,还以为她是在担心害怕生病的事,顾不得擦干脸上的水珠和整理答答的衣物,就对着徐盈笑。

 傻子,你为什么要这么高兴。刘振的笑颜令徐盈心跳漏跳了一拍,看着他拚死拚活,全心全意的为了自己奔波,眼睛就是一阵酸涩,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双眼变得雾蒙蒙的,留下泪珠来。再怎样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被他这般行动给融化了心,更何况是徐盈。

 “怎么了。阿坛你怎么哭了?”“没事,你刚刚开门,有东西吹进我的眼睛了。”眨着眼睛。

 看着刘振慌张无措的神色,徐盈浅浅勾起她那苍白的嘴,给了刘振一个笑容,然后,就突然眼前一黑,再次昏了过去。“阿坛!”刘振见状大急,慌张靠向徐盈,头朝外大喊:“快!快进城!”

 “知道了!”车夫回应道。稀哩哗啦的吵杂雨声中,城门开了。车夫仰起了马鞭,“驾”的一声,马车摇摇晃晃得快速驶入城门里面…***

 好黑…好暗…我死了吗…徐盈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无边无际的空间,不论往那个方向怎么看,都是一片黑,她尝试移动,然而腿儿不管怎么往前迈,走到哪里,依旧都是黑的一片。

 难道她真的死掉了?前世她因积劳而离世时,很快就再次睁开眼,重生回了自己少年的时期。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死亡会去哪里,如今看来,自己说不定真的是死了。才会出现在这里。了解到这一可能后,徐盈颓然得坐了下来,眼泪克制不住,一滴滴得顺着她那雪白的脸颊落下,一点也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死了。

 四周无人,漆黑一片的环境让徐盈感觉自己好像被抛弃般,孤身一人,心里生出无限的恐惧和绝望,她不知道要在这里待上多久,也有可能永远都要困在这里了,想到这些,周遭不时吹来的寒风吹得她身体发颤。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