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23章 坛口微张
 “不行了。阿坛,再亲下去,我会忍不住想要你的,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可以做那种事情的。”刘振轻摸徐盈的额头,克制住望,摇头说道。

 他虽然下身已经硬到不行,可一想到徐盈不喜欢被迫作太羞人的事,他就克制了下来,毕竟万一让她醒来后知道自己趁她酒醉对她行荒的事。

 那就完蛋了,他可不想惹她生气,然而酒醉的徐盈可不明白这些,在酒的催化下,她的身体比往常更加感,跟刘振深情吻后就陷入情的漩涡,身体已经麻难耐了。

 她嘟起嘴,环上刘振的颈子,一边顺着身体的感觉难耐得磨蹭起刘振,一边道:“为什么不能?我现在好不舒服啊…好想要…”娇憨的模样引得刘振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火又在雄雄燃起。

 咬着牙关,刘振道:“阿坛,你喝醉了。不要来。”可惜他的口头警告似乎没啥用,徐盈依旧我行我素,大把的就这样膛上磨蹭,软绵绵的,又有弹,勾引着刘振濒临崩溃的神经,让他快要发疯,全身上下难受至极。

 “小货!”刘振头上浮起青筋,大手一拍徐盈的股,翻过身,将她那娇如水的身子在身下,狠狠咬了一下那粉瓣道:“你这是在玩火,你会后悔的。”撑起身子来。

 就想走,徐盈却伸出手环住他脖子,双腿夹着他的,双眼雾蒙蒙的,媚得快出水来,软嚅道:“嗯…振哥哥,不要走…好难受。”振哥哥?刘振听见徐盈这样唤他,黑眸里瞬间冒出火。

 下身登时硬如铁柱,发疼到不行。这小货,这可是她招惹他的,以后可别怪他。刘振覆身下去。

 将徐盈按倒在垫子上,吻咬起徐盈的娇、脸颊、耳珠和那雪白细的颈子。徐盈被吻得酥难受,闭上眼睛,像蛇一般扭着身子轻哼…“好啊…别了。”

 “别动!”刘振气她招惹自己,又嫌她动身子胡闹,大手扣住他后,就将她那鹅黄长袖对襟襦裙解开,出雪白滑,娇媚无比的身躯来。

 “阿坛可真。”刘振眼往下一看,就瞧见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已经得一蹋胡涂,整个腿跟都是水,好不糜。

 “呜…振哥哥…我好冷…”徐盈可听不懂刘振的话,醉醺醺的她只知道被光衣服后很冷,嘟起嘴出委屈的眼神,就往刘振身上凑。“阿坛别担心,忍会儿,等等就不冷了。”刘振轻笑安抚着徐盈。

 他去衣衫,壮的身子,将徐盈在身下,一边用身体温暖她,一边分开徐盈的大长腿,将大的茎缓缓抵进那漉漉的小里。

 “啊…振哥哥…好啊…慢点…”大的异物贯入身子里,渐渐填了难耐的空虚,让徐盈舒服得眯起眼睛轻哼…还提起股往前凑,试图让能够深一点,“妖,要我慢点,还自己凑上前来。”

 徐盈的口心不一的模样让刘振气笑出声,媚紧咬,让他再忍不住缓缓入的速度,便着徐盈的娇躯,将一口气顶到深处,然后开始深深浅浅得起来。

 得凶狠,磨得花红肿,啪啪作响,出时还让花里的媚外翻,带出大把大把的,沾了垫子。

 “啊…太快了…好深…慢点啊…”徐盈被得酥软,身子整个酥麻泛红,娇靥上已分不清是酒醉的红晕还是兴奋的红晕。美妙的快让她的双腿高翘,在半空中摇晃,合着刘振一次次撞击突入。太舒服了。

 那翘的次次撞击,每一次都好像都顶到她心肝似的,让徐盈美得不行,只顾得闭眼娇,贪恋着被的滋味。

 “阿坛可舒服了。还冷不冷啊。”看着徐盈闭眼享受的模样,刘振撑起身子来,一边送,一边大手轻抚徐盈那光洁无暇的小腹,感受着在她体内的感觉。

 徐盈摇摇头,带着娇媚语气回道:“不冷了。夫君哥哥得人家好舒服啊…又烫又热的,身子很暖呢。”

 “是吗。”刘振愉悦得勾起薄间的力道又加大些,“那以后要不要天天都给夫君哥哥,让夫君哥哥得你每天都舒服啊?”

 “要…以后都给夫君哥哥…”突如其来地加快撞击让徐盈声音被撞得破碎,她媚着声音回答,晕陶陶的脑子想到以后天天都要给刘振,花就是一紧,绞得刘振倒一口气。

 “小货,要天天你,你就受不了?夹得这么紧?”刘振咬牙忍住关,缓过劲后,便怒不可遏得抱着徐盈,牙齿啃咬着她耳珠,又开始新一轮的,撞得徐无助得媚声轻,“啊…夫君哥哥慢些…别急啊呜…”围障里,两名男女就这样在一起,尽情着发

 ***“夫君哥哥…夫君哥哥…”垫子上,徐盈被着分开双腿顶得她舒服不已。

 得她神魂颠倒,不断呻人的声音。刘振了百来下,便抓住她那光鼻直的长腿架到肩上,抬起她的小股,由上而下,深深入。徐盈被他得深了。

 直顶到宫口,酥麻得咬起手指头娇求饶道:啊…慢点…太深了…会疼…”徐盈得难受,脸上都浮上一层薄汗,花径受到刺掐得很紧,彷佛要把掐断似的,疼得刘振深了口气,却又爽快到不行。

 “阿坛你松开一点,会舒服的,放松!”刘振牵住徐盈的双手,十指相扣,哄着徐盈的同时,霸道得一下又一下撞击,打定主意就是要将徐盈的宫口给开。“啊…不行…不可以啊…”徐盈被得狠了。

 顶得她快美迭生,四肢百骸像电窜过般,麻利爽快,两条鼻直长腿更是因为爱愉而紧绷着。脚掌扳成美妙的粉弓,雪指微蜷。

 啪啪作响的声音越来越响,几十下的后,徐盈终于忍耐不住,兴奋的头冲击着她的脑海,令她猛然僵住定格,膣一掐,死死咬着刘振。

 刘振受不住,一个松懈,便是关失守,恰好好在此时开宫口,刘振下意识抓住徐盈,深深抵着她深处,滚滚热大把出,灌得徐盈烫得直哆嗦,坛口微张,“好烫…夫君哥哥了呢…”

 高过后的徐盈累得瘫软在垫子上,脸颊充斥着高的余红。刘振看着被他酥身体的徐盈,宠溺得一拍徐盈的翘,笑道:“好了。这下舒服够了吧?小货。该回去了。时间差不多了。”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