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24章 回答了喜坎
 “唔…不要…人家还要…”感受到下身那大的事物要离开,徐盈着急连忙用腿去盘住刘振的,死死环着他,不让他走。

 她醉得茫茫,神智不清,只知道那的滋味实在美妙,便不想让刘振这么快结束。徐盈如此的举动让刘振哭笑不得,见徐盈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便故意抱起她来,让她挂在自己身上,并用披风遮住她娇躯的大好春光。

 “如果你不松开我的话,我就要这样抱你回去喔…到时候被下人看出猫腻来,看你羞不羞。”

 看着靠在怀里的可爱小脑袋,刘振挑起眉,威胁道。谁知道徐盈根本不怕,娇道:“好,你就这样抱我回去,我才不松开。”说完,还扭了一下,挑衅得将嵌在花里的吃得更进去一些,还刻意磨蹭了几下,消软的立马有了反应,慢慢昂扬起来。

 撑得徐盈发出赞叹的叹息,“啊…又大了呢…撑得好…”徐盈如此放的行为让刘振差点理智线断裂,咬牙了好久才忍下来。

 “你…”刘振见劝不懂醉醺醺的徐盈,于是选择放弃继续劝,他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衫,抱好她后,就对着外面喊话吩咐,叫那已经避得远远的下人们备好马车,收拾收拾准备回去。

 马车很快得牵了过来,刘振小心翼翼得走了出去,裹好徐盈身上的披风,装成只是将徐盈抱着的样子,不想让下人发现徐盈全身赤挂在他身上,花里还着他的。可惜的是,他想得太美好了。盖住徐盈不让看见倒是没问题。

 可那在她体内,随着刘振的每一步走动,便让得更深一些,紧致的膣绞得刘振发出沉重的气息,让他脑海念怎么样也按不下来,想要狠狠得捅进去这人的小

 该死!刘振感觉到自己竟然因为这刺,而有了之意,不由得在心里暗骂,看着外面的婢女垂头立在一旁,又望向在自己怀里不停扭动的徐盈,发出轻,他怕其他人听到,脚步便加快了些,直接奔向马车车厢的后门。快到的时候,被咬得酥麻到实在是忍不住了。

 见离下人远了些,都在自己背后,便抱紧徐盈,偷偷得拖起她的股,狠狠得将往深处一贯而入,重重地连好几下,得披风内都是水声,唧唧作响。“啊…哈…进来了…”突如其来得尽而入,让求不的徐盈瞬间得到足。

 她刚克制不住音量叫出声来,下一秒就被刘振堵住嘴吧,边走边地抱进车厢内。车厢内很宽敞,刘振一进去便立马关上车门,吩咐车夫驾车。

 然后猩红了双眼,抱着徐盈,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面对自己,用着马车的振动,一下又一下地让弯翘的磨蹭刨刮徐盈的媚,惩罚起她来。

 “呜…好深…好大啊…”迷糊糊的徐盈就这样一路上不断地娇颤轻,不知道被水浇灌到高了多少次,最后才因为体力不支,舒服得沉沉睡去。

 “小货,你可真会折腾我。”看着累到睡觉的徐盈,刘振无奈得轻轻一刮她的小巧玉鼻。随后便搂着她,也阖上了眼皮,睡着了…***四周云雾缭绕,林边鸟语花香,大小石头蜿蜒排列,环成一座小池,氤氲的水气浮在水面上,给赤身出大好身材,坐在温泉洗浴里的徐盈,遮上了一层神秘的薄纱,让人想一探究竟在那雾茫茫的背后,究竟是怎么的窈窕大美人。

 这里是刘振名下的一处小山庄,环境清幽,风景优美,此次带徐盈出来游玩便是居住在此。徐盈背靠在池沿,闭上双眼,精致的睫沾染着水株轻颤,颊上浮着淡淡红晕,在热气熏陶下,更显娇

 “阿坛原来在这里,你让我找得好久啊。”池边的廊下突然传来刘振的声音,徐盈睁开双眼,瞧见他轻笑得走了过后,哼的一声。

 就回头不再看他。原因倒也简单,正是昨天她不慎喝醉,不小心与刘振颠鸾倒凤的荒事情。

 “阿坛怎么不理我了。可在怪罪我昨天的事情?”刘振站定在徐盈身后,试探得问道。“哼!你知道就好…”

 徐盈背着他,鼓起嘴巴,气得不想与他多说太多话,只独自生着闷气,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她现在下身还有些隐隐作痛着。天知道在自己不省人事时,到底被他玩成什么花样。

 她才不会就这么简单原谅他呢。说也奇怪,其实徐盈心里本来是想着刘振出现的时候,好好得向他出气。可现在自己这是怎样?怎么只有哼那一声?

 表现起来好像是在跟刘振撒娇赌气,要他安慰自己的样子,难道喜欢上他后,连自己的心都会不由自主偏向他思考吗?

 徐盈思考到恍神,内心起伏不定,刘振趁机下轻袍,一步就踏进温泉池,整个人往徐盈身上靠。徐盈发现刘振过来,连忙用手遮住自己身体,怯道:“你干嘛?别靠得那么近!”

 刘振不理,兀自上前,伸出健壮的臂膀将徐盈在池沿边,身子罩住她,笑道:“昨天那事你怎么能怪我?

 明明是你喝醉勾引我,我要带你回去,你还着我不放,下面还那么贪吃,不肯放过我,做错事的人应该是你吧?”徐盈被刘振困住,望着他的脸贴得越来越近,灼热的鼻息不断吹在她脸上。

 正心跳加速,脸红到不行时,听见刘振这般说词,眼眸张得老大,“什么?这…”她不敢相信竟然是自己胡来,主动去招惹刘振,可看刘振他说得如此自信,丝毫不犹豫,便开始动摇慌张起来,我怎么这么不知羞?想到自己勾引刘振,媚的声音着刘振要的画面,徐盈的脚都快软到站不住了。

 “还有啊…你那时候可还对我说了一句话呢…”看到徐盈慌张的样子,刘振笑着步步进。徐盈紧张了。小心翼翼问:“什么话?”

 刘振贴到她耳旁,嘴勾起,眸里闪耀着喜悦的色彩,笑道:“我那时候问你喜不喜欢我,你回答了喜欢,说得可真干脆呢。”“什么?我真得那样说了?”“当然,我可没有骗你。

 人家都说酒后吐真言,阿坛,你那天说的应该是真的吧?你喜欢上我了对不对?”牵住徐盈的手,刘振想要确定徐盈的真正心意,此时此刻。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