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
第26章 掩耳不想听
 我会慢慢来的,不会让你疼的,相信我…”酥麻的热息在耳上,男人的声音低沉又感,听得徐盈内心不停得发颤,耳红得发烫,心中压抑的情竟轻松得就这样被唤起,让她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好…你来吧…但是你要轻一点…知道吗?”纠结了片刻后,徐盈选择了向刘振屈服。与他确认彼此的情意后,徐盈就再也难以拒绝刘振,男人的任何挑逗举动对她来讲,根本就是药,随随便便就能让徐盈沉沦进去情当中。

 “我知道,我会轻一点的…”刘振闻言大喜,嘴巴再次啃咬起徐盈的耳朵,大手还一掌罩住那人酥绵的雪,轻轻了起来。

 “啊…别…小力一点…小力一点啦。”娇被温热的手掌玩,变换出各种羞的形状,很快就让徐盈舒服到双眼离,咬着开始细

 刘振被她娇媚的声音叫得火起,越加兴奋起来,双手将徐盈双的嫣红得高高翘起后,就轻轻在水下拍了一下徐盈的翘,命令道:“去趴在岸边,把股翘起来,快去!”

 徐盈已陷入情漩涡中而不能自拔,自然是乖巧得顺着刘振的命令去作,她含羞得趴在岸边,踮起脚尖,翘高了股,活像个求的小牝犬,在水面上半着那私密媚人的润花。太羞了,可是为什么她会这么兴奋?好想要进来她的花里来解馋喔。

 徐盈害臊得闭上眼,不敢扭头回望刘振。惊疑害怕间,男人的手掌就突然覆在她的雪上,随后便是炙热的硕物抵在她的花,慢慢得了进去。

 “啊…进来了…”惊呼声中,硕大浑圆的杵尖就这样了进去,刨开里面层层迭迭,润温热的媚,向着里面不断入。

 缓慢的突入感,让徐盈刺的感受倍增,膣夹得越发紧致,彷佛连男人茎的所有形状,棱角都能感受得一清二楚,叫徐盈得死咬着嘴,才不至于忘情呻

 “阿坛喜欢吗?”刘振咬着牙关问。“喜欢…喜欢啊…你动一动啊…”听见刘振的声音,徐盈眯着眼,扭着股,开始渴求着送。

 如此娇媚的声音和举动得刘振火大炽,埋在花立马大了一圈,称得徐盈嘤咛了一声,昂颈颤抖,“好大…好啊…”“小货!”刘振再也克制不住了。

 他双掌掐住雪,五指陷入之中,开始慢慢送,在中挤出的黏稠汁水,“这样你,可舒服?”

 “舒服…舒服…夫君…阿坛还要你更深一点…好好难受啊…”徐盈含着泪哀求着。缓缓送的,撞得她酸难耐,都酥软到快折断了。

 鼻直的双腿甚至垫起了脚尖,股羞得高高翘起,只为了合着男人的每一次撞击,导致徐盈的下半身就好像浮在水面上一样,只剩着当成支点,加大了送时所带来的快和刺

 美得徐盈头皮发颤,全身上下得直哆嗦。太了。这是怎样的神仙滋味啊。徐盈觉得她快死了…***“啊…夫君轻点,阿坛都是你的…别那么急嘛…哈…”上三竿,榻上的人却没有起,反而盖着被子,高高拱起成一座小山,不停得颤动,里面还发出一阵又阵的息和娇,媚得人面红耳赤。

 若是有人进来,掀开了棉被,便能发现窝在被子里的男女正在媾和。壮的男人抿着薄,眸里深重,蝉附在白花花的美人身上,双手扣着美人藕臂。

 正耸着,一下又一下得用力撞击着那软绵翘的雪,发出啪啪啪的声响,狠狠得进出娇的花,干得女人眯着眼,咬着枕头,全身汗水淋漓,不住的娇颤细,“好深好…”

 这对男女,正是刘振和徐盈。“夫君…夫君…饶了我吧…”徐盈趴在榻上娇,被干得花一塌胡涂,汩出一股股的水,沾榻,她脑子一片空白,已经不记得在山庄这些日子到底跟刘振合了几次。

 自从在温泉池子跟他颠鸾倒凤,荒快一个上午后,徐盈和刘振就像被打开什么开关似的,彼此互相贪恋着对方,连来游山玩水的目的都忘了。只要得到机会便会腻歪一起,作着那羞人的事情。

 有时是她咬着手指头,袒,躲着下人的视线,藏在偏僻角落,让男人自己的雪尖,吃得她全身瘫软。

 有时则是在午后庭院里,让男人屏退下人后,她跨坐在男人腿上,窝在他怀里与他吻,任由那温热的大掌伸入衣襟里亵玩自己,等到玩得过火,兴起时,有时她还会主动翘着股勾引着男人她,往她肚子里灌水。

 让山庄里的小亭、井边、廊下,到处都留下了他们好的痕迹,荒至极,想到那种种荒诞的画面,徐盈就羞得花径内的膣紧缩,夹得一颤一颤,像是快要出来般,夹杂着男人的低沉息,越干越大力。徐盈被得狠了。

 赶紧讨饶道:“啊…夫君慢点…阿坛受不住了。”刘振却不理,兀自加快着自己的速度,“别害怕,阿坛,我要来了。”

 重重得戳着花心好几下,得徐盈高迭起,花心酥软,没多久,伴随着的最后一次深深入,直抵宫口,滚的热就这样灌进了徐盈体内,瞬间烫得她舒服不已。

 下身,也跟着去了一回。“好…好舒服…”徐盈十指紧抓着枕头,赞叹了一声,出餍足的表情瘫软在上。

 刘振掀开了棉被,拔出了,花口失去了支撑,正微微开阖着出白浆。刘振一笑,温柔地将徐盈翻过身来,吻了徐盈脸颊一下,大手抚过娇的肚皮,笑道:“阿坛这几天这么贪吃,看来要怀上的机会可大了。第一胎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徐盈大羞,白了刘振一眼,娇嗔道:“谁要给你生孩子?”“当然是你了。还有谁?”刘振出你是在明知故问的神情,举起手,扳起手指,数起数来,“我看看啊…最好生个三胎,头胎最好是个女孩,女孩嘛比较懂事乖巧些,也能好好照顾之后的弟弟妹妹…”

 他越说越有兴致,表情神采飞扬,深怕别人看不来他很高兴似的,十分浮夸。徐盈越听越害臊,掩耳不想听,刘振却故意靠上前去,一字一句的念着。 M.bBBbXs.coM
上章 凶狠夫君别过来(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