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
第15章 猛推男人小腹
 无意中观看完一场青春校园剧片段的齐笙没感觉甜蜜,只觉得一阵头疼,怪不得他最近总觉得齐逸钧在学习上态度浮躁了起来。

 原本以为是他进了数学竞赛初选后进入了懈怠期,现在一看,分明就是心萌动导致的无心学业。齐笙思索片刻,没惊动他们,转身离去。周,齐逸钧十七岁生日。

 原本他计划带着同学朋友们到外面找个地儿随便玩一玩,可头天晚上他爸破天荒的告知他,可以邀请同学们来家里玩。齐逸钧很激动,因为从他有记忆开始,他爸就不喜欢外人到家里,自己不喜欢。

 也不允许他带朋友回家,这还是头一次,他爸主动提出来,让他带着朋友们到家里一起过生日派对。

 为这他一大早就带着人开始布置起来,临近傍晚才将将好。下午六点过一半,齐逸钧本班同学和平时玩得不错的其他班同学都到的差不多了。

 派对即将开始,身为主人的他却还在大门口翘首以盼,直到看到那个最期待的人出现,才重重的松了口气,脸上带着笑,了上去。

 “诺诺!”齐逸钧眼惊,今天的沐予诺一袭白色一字肩小礼服,微微盖住膝盖,出精致的锁骨,海藻般的波长发拢在身后,是每个青春期男孩心中白月光的模样。

 她望着他,杏眼弯起漂亮的弧度,笑着说:“生日快乐。”“谢谢,今天的你真美…”齐逸钧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了。“齐逸钧,生日快乐!

 不会介意我沾诺诺的光来蹭顿好吃的吧?”一道女声适时进来,打散了二人之间若有若无的暧昧氛围。“当然了。想吃什么都有,快进来吧!”

 齐逸钧回过神来,认出挽着沐予诺跟他说话的女孩是沐予诺最好的朋友梁小甜,不由得也多了一丝好感,一边回着话,一边连忙将两人带进屋。

 “喔哦…”“看看谁来了…”“哎、哎,那不你女神么?!”“就说我?难道不也是你女神?”

 “不是吧…齐逸钧还专门去接…说他俩没猫腻我可不信…”“别酸了…”…沐予诺一进门,周围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她面不改,跟在齐逸钧身后,直到坐到沙发上,脸上始终带着得体的微笑。谁的目光太过强烈。她都会点头示意回去,后者便会脸颊爆红的转过头去,怪可爱的。“诺诺,你喝这个,没度数的。”

 齐逸钧将一款饮料递给沐予诺,顺带给了梁小甜一杯,摸摸鼻子解释说,“我爸头一次允许我带同学来家玩,大成他们怂恿我…所以你就喝这个吧,别的都被我偷偷换成有度数的了。别告诉我爸哈。”沐予诺有点疑惑,“你爸呢?”

 “楼上呢,他说他就不下来了。嫌,让咱们好好玩。”“嗯好。”…七点整,派对正式开始,气氛很快热烈起来。

 跳舞环节,齐逸钧转身刚想邀请沐予诺跳一舞,就接到他爸电话,“叫沐予诺来书房一趟,有事问她。”

 他撇撇嘴,说道:“诺诺,你看我爸,放假都不知道放松,找你估计又是学习上的事,作为他的学生,你也太难了。”

 沐予诺不想理齐逸钧的撒娇卖痴,笑骂他:“得了啊你,谁不羡慕理科第一有个好爸爸,再说我们帅班坏话,你就完了!”齐逸钧一阵求饶,告诉女孩书房在哪后,目送她上楼。

 “齐逸钧,我也怪无聊的,要不咱俩跳一段呗,顺便等诺诺下来,到时候我再把你还给她。”旁边的梁小甜笑嘻嘻地说道。

 齐逸钧收回目光,看向刚才一直被忽略的女孩,其实梁小甜本身五官并不差,只是总和沐予诺同进同出,被大家习惯性忽略罢了。

 看着梁小甜落落大方下不经意透出的尴尬和几乎要笑僵的酒窝,齐逸钧生出一丝怜惜,没有拒绝,他喜欢梁小甜将他当成沐予诺所有物的说法,他这样想着。朝梁小甜伸出手。***

 沐予诺下高跟鞋,摆好姿势,蹲跪在男人下,双手扶着手中这漂亮的器,埋头亲了下去。

 她先亲了亲茸茸的一对卵蛋,又觉得这温温热热的囊袋表皮皱皱的,兢兢业业托着两颗蛋蛋,莫名有些可爱。亲吻之后,就伸出红的小舌小口小口地着。

 直到把硕大的囊袋都漉漉之后,才顺着硕长的柱身一路到底部,再从底部一点点上来,终于到了棱丰厚的大脑袋。

 女孩,眼神离地看着应该如绝大多数男人的那样丑陋紫黑的大东西,它偏偏不,随了主人的子,既漂亮又忌,哪怕现在顶尖吐着晶莹,一副斗志昂扬的模样,也是朵高岭之花,不主动。

 也不拒绝,甚至散发着人的冷木气息。真的是她成啊。探出粉的小舌头,在孔上了一口,男人就舒服得一个颤抖。

 “嗯…”手都很少的齐老师本来经验就匮乏的可怜,下体在女孩的一阵爱抚下更是硬的汹涌,头过于感,马眼更甚,女孩上来就这么危险的部位,让他瞬间就萌生了意。

 被众多美女老师追求未果的齐老师彻底屈服在自己学生的樱桃小口下,头靠在椅背上,出滚动的喉结,平时打理有形的黑发凌乱散开,低沉的闷哼声彰显了他有多么舒服。滑的舌头在宽阔光滑的头上来来回回游动起来。

 绕着外张的棱打着圈,男人的息声就随着她舐的节奏急促变换,听得沐予诺小都滴水了。

 她加快速度,几个深喉下来,彻底点燃了男人的兴奋,再次滑过马眼,舌尖明显感觉到一股粘从里面淌出来,顺着舌面滑进喉咙口,一下子让她呛住,她猛推男人的小腹,想要缓缓。

 可已经起了兴致的男人哪能放开她,原本除了以外的其他部位与女孩毫无接触的男人不再自欺欺人,利落地按住女孩的头,发了疯似的在她嘴里做活运动。

 如果此时齐逸钧上楼打开书房的门就会看到,他喜欢的女孩正撅着股跪在他爸间,脑袋一耸一耸的着,而他最尊敬的父亲。

 正用自己狰狞的一下一下着女孩的嘴,平里斯文儒雅的脸上布了情的颜色。可他没有时间,他也很忙。大家都玩疯了,他也疯了。 m.BbbBxS.coM
上章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