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
第17章 跪了长时间
 再多的酒劲儿都被齐逸钧一副吃人的样子吓跑了。大成委屈的像个狗子,“我他妈加啥了?我就加了点白兰地和伏特加,怎么,呛着你了?发什么疯?!”

 越说越生气,大成一把推开齐逸钧的手,气呼呼地走了。齐逸钧发疼的眉心,派对上那么多人,还会是谁?!

 给他下药有什么好处?难不成是他喝错了酒?生日派对让他们闹了这么一出,到底是不而散,周围的同学都借口太晚了。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齐逸钧看着空旷狼藉的大厅,一阵郁闷。

 他第一次生日派对就这?而后猛然间想起:不对,诺诺呢,去了书房还没下来?***再漂亮的器冲撞起来也是一副狰狞可憎的模样,沐予诺没想到齐笙反应这么大,以为她要离开,急哄哄的就按住她的头,茎也疯了似的往喉口里钻,她没注意,双膝一下跪到地上,小脑袋瓜就往前一冲,被迫给男人来了个深喉。

 “唔…”男人出了声,沐予诺却是差点呕出来,太深了,她还没做好准备。可不等她作出反应,受了刺的齐笙更是激动不已,就着深喉的位置用力了几下,沐予诺没办法,试图用舌头去推巴。舌头的那点力度,对齐笙而言和差不多,不但起不到效果,反而刺得他更加疯狂。

 “别停,就那儿…”齐笙感觉到自己即将抵达爆发点,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壮的茎几乎撑爆女孩口腔。

 “唔!”沐予诺粉拳一下下打在男人大腿上,无力的像是隔靴搔,被撑大的小嘴可怜兮兮,像个性爱容器般任由男人,却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声。

 黑色的小脑袋在自己的锢之下,只能顺从的在间上下起伏,水滟滟的粉被撑的严重变形,仿佛天生就是一个套子,齐笙一手放在椅子扶手上,一手箍着女孩的头,感触着云雾般的蓬松黑发,力度却越来越大。

 他重重了口气,没想到口这么舒服,那…想到了什么,他迅速阖了阖眼,今天已经是失控了。沐予诺觉得自己有点悲催,本想在气势上齐笙一头,毕竟经验摆在这呢,没想到一开始就不是她那小身板可以掌控和抵抗的了。

 嘴巴被撑到几乎麻木,几缕透明的粘甚至顺着嘴角全部滴到了地板上,她呜咽两声,双眼委屈又离的眺向男人,触碰到男人沉得像海的瞳孔时,挑衅似的眯起了双眸,开始咽起来。

 咽时不自觉收缩的口腔将不停挤头兴奋的抖了抖,又出一股透明的粘咽完前列腺,就来了一大股味道更为浓郁的,像水一样。

 顶着喉头一股股迸发,凶悍的头卡在喉咙口,沐予诺没法咽,只能任由口腔,将脸颊两边都撑得鼓了起来。

 到最后实在装不下,从里顺着柱身滴落到男人的子上。了三四股,才停歇下来,齐笙松开压制,放松的靠回椅背,仰着头微微息着回味的余韵,大掌搭在女孩头顶上,一下一下的轻抚着。沐予诺装了嘴的,腮帮子鼓鼓的,揪了揪男人的衣摆。齐笙回过神来。

 就看到跪在自己下的女孩小小一只,鼓起的腮帮子像是偷吃了食物的小松鼠,杏眼单纯无害的看着他,下一秒,将他自己平时都厌恶不已的腥膻一滴不剩地咽了下去。

 齐笙震惊得瞳孔放大,而嘴角残余少许白浊的少女仿佛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令男人热血沸腾的事。

 沐予诺眼角通红,一副刚被蹂躏的样子,眼神还直勾勾的盯着高高在上的男人,伸出一截小舌将嘴角的白浊尽数净,柔美的嗓音透着哑:“老师,统统吃进去了哦。”…“叩叩。”“爸,我进来了。”齐逸钧打开门。

 就看见自家父亲大人一副正经危坐的模样,而他的心上人就坐在对面,低着头,看不见表情。“爸,我派对都结束了。你还没放人,有什么不能开学再说?”

 “这才多长时间,这么早就结束了?”齐笙不接茬,反问道。“同学家有点事…大家都有点扫兴,就都走了呗。”齐逸钧避重就轻的说道。“那…我也就先走了。老师。”沐予诺抬头,进父子俩的对话。

 “嗯…你的问题开学再说。”齐笙没给女孩眼神。下楼的时候,齐逸钧偷偷看向沐予诺的侧脸,安慰道:“我爸对谁都这样,你别当回事就行了。我在家他都很少给我好脸色。”

 书房里,女孩水洗过似的眼睛和微哑的嗓音,被齐逸钧理所当然的当成她挨训后哭过的痕迹。“嗯…知道了。你别担心。”沐予诺带上一贯清纯如月牙的笑,了齐逸钧的眼和心。

 却不知道眼前的女神正在腹诽他:你爸对别人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你刚上完别人又跑过来出来的一副痴相,倒是有意思。

 天都黑透了。沐予诺没有拒绝齐逸钧送她回家的请求,回了家后,耐着子回复了他的晚安微信,然后,终于空出时间开始做一些有趣的事。***“叮。”齐笙打开微信。

 看到备注为【高二106班-文艺委员-沐予诺】的小猫头像发来一条消息,为了方便与班级同学更好的沟通联系,齐笙基本上加了所有学生的微信。都知道他性格,除了学习工作上的事,平时基本不会有人打扰他。

 看到红色未读消息的数量正在逐步上升,齐笙无法,只好点开,强迫症绝不允许手机有红色未读消息存在,要不然,他真的不想面对女孩,一个老师的面子里子都丢了。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老师,睡了么?】【我感觉你没睡,嘻嘻(羞涩)】【…还不理我啊(郁闷jpg。)】【老师…我好疼啊…哭唧唧】没等齐笙做好先回哪个问题的选择,女孩紧接着就甩过来一张照片。

 照片内容是青青紫紫的一对膝盖,俯拍下女孩两条腿白细长,更显得青紫不堪的双膝触目惊心。齐笙抿了抿,他知道这是今天在书房,女孩跪的时间太久所导致的,当时时间紧张,他没有注意到。

 女孩肌肤那么娇,滑得跟油似的,感觉轻轻一掐就会留下很大的印子,更别说在他的强迫下,跪了那么长时间,他难得的有了丝愧疚,虽然是身为学生的女孩先对他这个班主任不尊的。 m.BbbBxS.COm
上章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