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
第18章 多了分不満
 但后期,两人心里都明白,他才是那个掌控全场的人。【抹点药,好得快。】不回应不合适,适当的关心就够了。实在是女孩的膝盖伤势看起来太过惨烈吓人。【不行明天可以请假。】再补一句,作为班主任,已经仁至义尽。作为了自己学生小嘴、导致学生双膝受伤的罪魁祸首,问齐笙愧疚吗?

 是有一点,毕竟照片冲击有点大。口嘛,既然是她先主动,那他为什么要有什么该死的愧疚感?

 不止没有,如果女孩下次还敢往上贴,不懂师生有别的话,他的,就不是嘴了,本来他就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正经老师,不过…学生也不是什么正经学生就对了,果不其然,下一秒,沐予诺发来一张动图,是她自己的表情包。

 只见动图里的女孩,带着可爱小鹿发箍,素面朝天对着镜头做出撅嘴难过的表情,还P上了两道眼泪,配字“哭唧唧…”

 这样一张简单的动图却让齐笙骤然起立,原因无他,动图里的女孩一看就是刚洗完澡的模样,仅仅围了一件浴巾包住重点部位,可呼之出的反而被挤出了更为人的沟壑,半遮半掩的姿态对男人而言,更充了致命的吸引力。

 随着女孩的动作,微微颤动的两下,让齐笙想到了齐逸钧小时候最爱吃的牛果冻。没等他回过神来,下一张弹入眼帘的动图,直接让他飙出鼻血来。

 白纯净无,狭小的隙两边一指宽的位置有一圈椭圆状的水红色,隙微微裂开翕张着。

 出冒头的红色小豆子,圆鼓鼓的蒂十分可爱,且形状极小,水淋淋一副迫切渴望男人进去的姿态。齐笙一边狼狈的拿纸巾堵住鼻血,一边点开女孩发来的语音。

 【老师,你看,今天从书房出来它就一直水,我会不会是生病了呀?】声线稚轻佻,哒哒的。【…】你是发了。齐笙不知道说什么。

 只是后悔,相当后悔,为什么在书房没有直接把这女孩就地正法?【好困啊…老师,不和你说了。

 我明天请一天假哦…晚安,齐老师(亲亲)】齐笙看着聊天界面面无表情,一个“嗯”字却打了又删,还是没有发出去。他被动的一塌糊涂,总要自己给自己点底气。

 ***周二早上,沐予诺赶在晨读前几分钟,施施然坐到座位上,扭头时吓得梁小甜惊慌失措地把手里的东西回桌肚里。“看把你吓的,藏什么好东西了?我都不能看。”沐予诺调侃她。

 “没、没什么啊,就是我爱豆的周边嘛!你干嘛突然转过头来,吓死我了!”

 梁小甜笑得不自然,话题转得也不高明。沐予诺笑了笑转过身,也懒得再继续逗她,用后脚跟想都知道一定是齐逸钧送的东西,偷偷摸摸的怕她发现,那天派对结束。

 她下了楼直到离开都没有见过梁小甜,齐逸钧也一副心虚躲避她视线的德行,再加上…那事的味道那么重,也只有齐逸钧这个刚摆处男身的憨货衣服都不知道换一下,就跑来给她献殷勤。

 她不过请了一天假,这两人就迫不及待地郎情妾意,原主是有多自信,才会被这俩演技拙劣的小菜蒙在鼓里那么久?从年级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齐逸钧仍旧一头雾水。

 他不思进取、不求上进?他理科年级第一是开玩笑的?还告诉他说如果荷尔蒙无处发,可以去打拳,不要荒废自己学业的同时,影响别人的进步,WTF?难道是他追诺诺的事被发现了?还是他跟梁小甜在厕所打炮的事让他爸知道了?

 不应该啊,他亲自收拾的,干干净净,不可能留下痕迹,而且…未成年就跟异发生关系,他爸知道了还不要他的命?

 怎么会简单的斥责他几句?所以…是他爸发现他和诺诺的事了吧,自己班最美的一朵花被自己亲儿子摘了。想想就很上头,怪不得老齐要找诺诺谈话,要是他,他也不住,啧啧。说不定,诺诺还会义正言辞的拒绝老齐。

 甚至搬出他们的大学约定,“胡子气歪”的老齐对自己班如花似玉的女学生没办法,只能转移方向,从他亲儿子下手。

 可惜喽,老齐一番心思要打水漂了。齐逸钧摇摇头,朝着自己班级悠哉游哉地踱步离开。诺诺今天销假回学校,他要约她吃午饭。

 食堂三楼西餐厅部,沐予诺小口小口地吃着齐逸钧提前按她口味定好的套餐,姿势娴静得体,优雅自得。食物很美味,对面的俊朗男孩也很赏心悦目,沐予诺心情也好了起来。

 恶趣味的开口:“今天我到班里的时候,小甜不知道在干什么,手里拿着东西跟宝贝似的,还不让我看,看见我转过身来,就赶紧把东西蔵起来,手忙脚的可爱死了。”

 “是、是么,”齐逸钧突然一阵心虚,沐予诺说的东西不是别的,是他送梁小甜的一块手表,情侣款,他不想送的,可梁小甜第一次都给了他。

 就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噙泪水的眼睛看着他,他鬼心窍的就答应了,不过梁小甜答应过他不会带到学校,让诺诺看见的。

 她这是干什么?!沐予诺看着眼前的男孩一副食难下咽的僵硬模样,愉悦得笑出了声,这也太稚了点,不逗了不逗了,她笑着开口道:“后来小甜说了。

 是她爱豆周边,你可能不知道,我不喜欢那个男明星,估计她是怕我看见有想法,毕竟她是那么体贴的一个人。”

 “啊…对啊…我记得你讨厌的男明星是叫什么原飞扬来着吧?”齐逸钧回过神来,敷衍的勾起一抹笑,想赶快转移话题。不行,他得找梁小甜好好谈谈,绝不能让诺诺知道他们之间的事!

 “嗯是呀,我就不喜欢他,不是说他之前家暴过初恋女友还出轨她闺蜜嘛,都已经实锤了,也不知道小甜喜欢他什么,唉,这种渣男不扔进垃圾桶还留着做反面教材么?”

 “呵、呵,可不是,还留着干嘛…”齐逸钧脸上一阵燥热,为什么有种被指桑骂槐的感觉?这顿饭,他彻底食不下咽了。***同样的紫长廊,同样的少男少女。

 但齐逸钧俨然对面前的女生少了些钟情,多了分不,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轻易看出,他此刻心情很不好。“这是什么?!”他一把抓起眼前女孩的手腕,出了里面镶有一圈碎钻的高档手表。 M.bbBBxs.COm
上章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