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
第25章 像蝴蝶羽翼
 就定一个套房是打算强未成年么…叽叽喳喳一副说话的样子和刚才刘正面前的女神判若两人,可齐笙憋着气,一句都不想回答。把人往上一推。

 就开始自己衣服,衬衣扣子没解开几颗,身下的女孩突然笑意消失,从他身下爬了起来,起身就要朝外走。齐笙一下慌了神,拽住女孩,语气紧张:“你要干什么去?!”

 沐予诺转身,回自己的手,表情平静散漫,“齐老师,原来你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装聋作哑呢,那多没意思,还不如刘正好玩。”“你!就非要这样说话!”

 齐笙简直要被她气死,“是多耐不住寂寞,这才几天,你连刘正那样的都不放过,就这么饥不择食?”沐予诺:“…”刘正怎么了?刘正可爱的啊。

 这样想着。沐予诺也选择不开口,明显今天是开荤的好日子,可不能再给齐笙拱火,把人怼跑了。

 就没得睡了。所以她脸上的表情又变得玩味了许多,“老师,刚才的话是故意气你的我承认,你吃醋了你敢认吗?”

 齐笙躲开女孩的视线,口来回平复了几番,再次对上女孩的瞳仁黑沉沉的,开口的语气认真坚定:“我不止承认我吃醋,我还认命。”“沐予诺,我要你成为我的人,你愿不愿意?”哎呀呀,铁树终于开花了!

 终于可以在媳妇熬成婆之前吃上一口实在的了!幸福来得太突然,沐予诺激动地跳到男人身上,痛快的在男人脸上亲了两口,激动道:“那齐老师,宵一刻值千金,咱们事不宜迟吧!”

 等齐笙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赤双双倒在大上了,他捏着手里女孩绵软的双,还没缓过神来。

 心想:这么简单,这么快?低头看着手指在女孩白的发光的肌肤上留下道道红痕。从指间鼓起,继而被松开,一个个指印就像被他重重打过一般,有着待的既视感。

 “轻点…疼…!“沐予诺嗔了齐笙一眼,是红晕的脸上又添妩媚,这一眼就唤回了齐笙沉浸在捏里的神智。“你的语气不是这样告诉我的。”齐笙扯开笑容。

 嘴角的弧度在的脸上显得有些佞,神情里透漏着对身下女孩的渴望,他像个孩子一样将脸深深埋在沐予诺的双之间,着地嗅着尖的香气。

 听着女孩软绵的哼唧声,齐笙一把将女孩双手拉开,在头顶,带着她握住窗前的栏杆。女孩扬起脖子,纤细的脖颈下是感的锁骨,两团立着。还随着动作而颤动。

 齐笙吻住她微张的粉,大舌扫进温润的口腔,霸占整个空间。有过两次隔靴搔经验的二人无需做过多前戏,也根本来不及了。齐笙草草动两下,不做任何前奏,快而猛的直接入那潺潺水的

 “唔啊…”撕裂般的疼痛瞬间席卷了沐予诺的身体,疼得她落泪不止,能不能下次换个不是处的身体啊!她真的想骂人了。

 “没事,没事,一会儿就不疼了。诺诺乖。”齐笙心疼地吻去女孩脸上的泪珠,卡在小里一动都不敢动。

 很快,感受到女孩眉头不再紧皱,小也夹得没那么寸步难移后,齐笙开始放松的干起来。

 “好舒服…”沐予诺不由自主的呻出声,纤拱起成为一个小半圆的弧度。细长的手指死死攥住栏杆,好像越用力就越能缓解身体里狂涌的情

 她好像被细细密密的电穿过身体,汇到一个点之后就会在她的身体中炸裂开来,带给她无上的快后又周而复始。

 “舒服么,舒服么诺诺…”齐笙胡乱地亲吻着沐予诺的脸颊,润的舌给她带来滑的触感。在紧致的内快速地,他的微微扭动着。

 中变动着位置,换着角度顶着女孩的身体深处,中的媚都被摩擦得几乎充血,让经过时更为感,感到她每次被进来都会忍不住的全身颤抖。

 齐笙也到不行,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上女人的,没想到是这种让人死的痛快,怪不得学生时代的男同学们最热衷的就是带女朋友开房。

 想到这,他深邃的眼睛温柔凝视着沐予诺,这是他的小女友啊,下身却一点也不温柔的,狠狠地冲进女孩的身体,沉甸甸的带囊随着体的碰撞重重地击打在沐予诺的腿

 “你告诉我…你今天、和刘正干什么了…”趁着身下的女孩离着双眼,大口息着享受着干时,齐笙开口询问,心里的小心思昭然若揭。女孩闻言,抓在栏杆上的手放松了下来。

 她揪住在她身上耕耘的男人黑色的发丝,纤瘦的十指按在他的头皮上,用力地摁着。好似这样就能转移一下注意力,让自己能完整的回答一句话。

 “齐老师…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思琢磨、琢磨这个…”沐予诺急促呼吸,男人热乎乎的呼吸在她的脸上,时而还会有汗珠低落,坠在她脸上。“我啊…就只喜欢、喜欢你一个人,初吻、初次都给你了…你还怀疑我…”

 齐笙堵住女孩的,掠夺着她的呼吸。大手向下摸到女孩纤细的腿,搂起,摆成M型,白的小腿悬空,小脚一晃一晃的。

 承载着两个激动媾的人的板发出吱呀的声音,头的架子在墙上碰撞着。发出砰砰的闷响。

 “没有、没有怀疑你,诺诺,就是太喜欢,会吃醋…”说完话后的齐笙明显感觉到身下的女孩猛然缩紧了甬道,一下被夹得更紧。

 看着女孩水光潋滟,脸颊嫣红,牙齿轻咬下的模样,齐笙只感觉内心充盈的足感,他不再说话。

 而是选择猛烈又凶狠的干着身下白皙柔软的身体,劲绷紧,像捣木桩一般直直的入又出,用行动向女孩证明他有多为她疯狂。水被一波又一波的带出,再被狠狠地入。

 男人突然又快又准的开始最后的冲刺,直到女孩紧致的道开始不可控制的痉挛,水从身体里在他的头上。

 他才最后几下,深深内,将一股股热烫的进女孩未经造访的子,等齐笙替沐予诺清理赶紧、吹完头发从浴室里抱出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半了。女孩也在浴室里累到闭上了眼睛。将女孩放进蓬松柔软的被窝里,他就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卷翘的睫搭在眼睑上,像蝴蝶的羽翼,轻盈美丽。 m.BbbBxS.COm
上章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