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
第35章 点了恨烟
 之前公主抱都把两人磨蹭得够呛,一个疼的,一个累的。更别提现在,女孩从水里捞出来的身子水淋淋,碰到空气后两个小尖瞬间立,一下又一下的在他膛上弹跳,感觉到下身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昂首立,随时都有冲破浴巾的危险。

 康硕忍无可忍,双手穿过女孩腋下,想将人从浴缸里抱出来,却在下一秒睁大了双眼。***

 他只是想把人抱出来,可女孩却狡猾地顺着他的动作,水嘟嘟的顺势贴上他的,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与契合。以至于让康硕就这么愣了几秒。

 直到女孩不再足于单纯的两相贴,开始辗转碾磨却迟迟不得其法时,康硕才惊得把人推开,力度之大,只听“扑通”一声,沐予诺这下真的呛到水了。

 康硕赶紧把人又抱出来,指腹处是细滑腻的触感,他闭了闭眼,感觉真的要被折磨死了。

 “咳、咳、咳咳!”沐予诺在男人怀里咳嗽得眼眶直泛红,小手无意识地附上倚靠着的宽厚瘦的膛。胡乱地摸着。一边摸着一遍委屈地掉眼泪。感受到口四处作点火的小手,康硕几乎气笑。

 眼上的黑丝早已被水打,沉呼呼地在眼皮子上,他本来就是没什么耐心的人,好不容易正人君子一回,沐予诺还给他添

 康硕大手一把攥住两只柔弱无骨的小手,还没等他发火,下一秒就传来女孩的痛呼声。娇气,他在心里恶狠狠地想着。呜…”手臂传来一阵麻的轻微痛感。

 康硕一把摘掉此刻已经算是掩耳盗铃的黑丝眼罩,垂下头看向那只凶作恶的小兽。女孩呲着整齐的小贝齿磕在他的小臂上,嘴里不时发出类似小动物般的嗷呜声,白的小脸皱成一团,琼鼻圆润,红红的一点,却让康硕一下消了气,他伸手覆上女孩的后颈,把人揪了起来。

 牙齿离开肌肤,留下清晰可见的两排牙印。“报仇”未果的沐予诺烦躁地皱起鼻头,目光仍旧巴巴地望着刚刚作恶的地方。康硕大掌扶起女孩的后脑勺,按向自己,直至两人几乎鼻尖对鼻尖。

 对上女孩眼里的浮躁与几丝迷茫,康硕板起脸,目光犀利,“老实点,懂不懂?”知不知道老子快炸了?!

 沐予诺望进男人复杂深沉犹如漩涡一般的眼瞳里,脸上罕见的带上了一抹甜美的笑,给了男人回答。触碰到陌生的软时,康硕大脑瞬间宕机,所有的纠结压抑思考在一瞬间丢盔卸甲,全都化作了指尖的濡触感。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女孩竟然会直接拽过他的手,直往自己身下探去。康硕反应过来的下一秒立马别过头去,轻颤滚动的喉结却出卖了他的心绪不宁。

 他能清晰地感知到,女孩柔的小手拉着自己指腹都布茧子伤痕的糙指头缓慢地进入了更为柔软的神秘地,他知道却陌生的地方。

 初初碰上的一瞬,康硕就想回手,可明明之前咬人还跟小孩玩闹一般的女孩此刻力气却大得惊人,听着女孩不的哼哼声,康硕更不敢动了。

 只能任由中指被带领着。顺着隙往下滑,破开生生紧紧闭合的花瓣,直直朝着蒂摸去,然后停下。

 不知道女孩从哪看的动作片,康硕很明显能感觉到她在抓着他的手指试图模仿着什么,却不得其法,只会带着他的手指在蒂处来回刮。最感的地方被糙的手指触碰,沐予诺双腿夹紧,稍稍获得了快

 她闭着眼睛,微微蹙着眉,红微启:“唔…好舒服…”如果浴室里被人安了摄像头,此刻偷窥的人就会看到,浴缸旁一个身高腿长健硕身材的男人坐在地上,包裹着下半身的浴巾已然透,漂亮的小麦色膛上下起伏着,他气如牛的看着跪坐在怀里的赤女孩。

 女孩闭眼微仰着头,透的几缕发丝黏在脸颊,小扇子似的睫羽振翅飞,在眼睑处投下了一片阴影,形状姣好的微微张着。

 吐出甜腻软绵的呻。仔细看去,不难发现女孩紧闭的双腿处,被拉着不断作恶的手。被当了工具人的康硕已经没有空去想眼前的女孩是谁的人了。

 他只能深深感觉自己的男尊严受到了挑战,放着二十厘米金刚巨刃不蹭,一手指就能足?切!

 他反应过来便拿回手指的主动权,恶趣味地挑开核包皮,没吃过猪还没见过猪跑啊…刚才女孩就一直拿他手来回磨蹭那处,所以搞那里肯定没错,这样想着便试探地揪住里面那颗小珠子磋磨。

 本就即将高蒂还脆弱的不行,哪得住这般玩。女孩发出一声尖叫倒在他身上,浑身像触电一样一的,小扭躲开他的手。

 康硕哪会轻易放过她,扭住蒂不松手,“咕叽咕叽“的水声越来越大,女孩不住的小声求饶,眼泪珠子似的不要钱的撒,蹭到他脖颈处答答的。

 眼见女孩示弱般的在怀里蹭,康硕这才得意的“哼”了一声松开,不过并没有出来,而是改扭变,指腹轻碾着这颗小豆,延长女孩的快

 沐予诺全身心投入到高之中,魅人的娇一阵一阵的,直听的康硕难耐不已后才偃旗息鼓,软绵绵地倚在男人怀里小口息着舒缓。

 之后又来了一次,有过一次经验的康硕这次只用了一半的时间便让女孩再次攀上了高,等他将人清理干净抱出来的时候,窗外的天都有些亮了。光透进来,将洁白的窗帘染得像是银灰色的轻纱。

 康硕清醒过来后,毫无睡意,将女孩轻柔地放进被窝里盖好被子,他走到阳台,点了烟,不,就慢慢燃着。

 等到天边逐渐浮起一片鱼肚白,他踩灭了闪着微弱星光的烟头,转身进屋。利落地穿好衣服鞋子,刚打开门。

 想到了什么,康硕又转身从桌子上出了一张纸条和笔,刷刷几笔后把纸条轻轻地放到靠近女孩的头柜上,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想兼职也不要穿成这样来这种地方了。

 你不一定还会碰到跟我一样的好心人。”天大亮的时候,沐予诺才逐渐转醒,一扭头就见到了头柜上的字条,她坐起身来看清字条上龙飞凤舞的内容后,扶额轻笑几声。怎么会有这么臭的男生? M.bbBBxs.COm
上章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