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
第39章 试探着往里探
 上男人震惊的目光,沐予诺抓住男人的手覆上了自己的绵软,而后双臂自然地绕在男人的脖子上,“我喜欢大哥。”“轰”的一声,康硕感觉有一万束烟花炸在自己耳边,把他炸得浑身酥麻。

 “…你说什么?”好半天,他找回自己的声音。“我说,”女孩妖般的坐到他身上,双腿紧紧夹着他的,贴近耳廓的气息带着甜腻的气,“我喜欢大哥呀。”康硕阖眼,他觉得自己一定要疯了。不然为什么想要吃掉女孩的望愈演愈烈,终于。

 在沐予诺再一次拿小巧的脚丫摩挲他的尾椎骨的时候,康硕喉结滚动,下一秒就抱着女孩滚到了单人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康硕眼眶通红地盯着身下的妖

 “哥哥,我喜欢你这样对我。“即便被推倒在上,身上着一具极具的男躯体,沐予诺仍旧一副水光盈盈的娇柔模样。欠。康硕低下头含住女孩的狠狠地蹂躏着。

 力气之大,直叫人害怕他要将那小巧的红吃入腹,终于,像无数次幻想的那样,康硕将自己的舌头探到女孩口中

 果真如想象中一般香甜可口,每一滴津都是甜的,男人感叹的同时不忘把手伸进女孩薄薄的校服上衣里,粝的大手顺着校服下摆钻进去,生疏的把一团从束缚中解放出来肆意捏。

 没一会儿,不断受到刺头颤悠悠立起来,硬得跟小石子儿似的,康硕眼睛一亮,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不顾身下女孩“唔“的哼唧声。

 他松开女孩被得嫣红到几乎破皮的瓣,将校服上衣推上去,出被淡粉罩包裹着一半的双,捏起女孩已经硬起的一边头往外扯,轻轻松松就把女孩的房拉成了一个锥形。

 然后松手,头带着又重重地弹回去,起一圈白色的波。康硕看得眼睛更红了。低声问道:“平时自己这么玩过么?”

 沐予诺被问得小脸一红,咬着偏头不去看他,哪有人没事干自己揪玩?康硕一见女孩这反应,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问了个多么没脑子的问题。松开手。

 看到头被捏红了不少,如豆子大小的一颗硬硬的在两人视线中立着,他清了清嗓子,“不捏了。我给你吃吃。”***说罢,男人低下头,一口就把半个房含进嘴里,舌头绕着那颗嫣红的豆子转圈逗

 沐予诺瞪着眼呆呆看着高大的男人趴在自己身上,像刚出生的宝宝一样她的房,忽的生出一种不真切感。

 康硕…确定是第一次?她左手攥紧身下的单,右手摸着男人扎手的短发茬,在推开和拉进之间犹豫不决。

 康硕只知道头,没敢轻咬揪,把一只房吃得漉漉后,又转到另一只去,继续含住。

 女孩型是拔的圆形,内衣被推高后,水亮晶莹的头往上翘起,营造出水滴型的感觉,沐予诺只瞟了一眼,便羞涩的偏过头去。

 头上,都是男人的唾…视线回到攒动的黑色头颅那里,男人垂着眸子,贪婪地晕,她看到自己晕不停地在他嘴里进出,骤时才注意到头被拨的奇异触感。

 麻麻的,好像有电通过,她忍不住出一声娇。康硕起眼皮,一眼收尽女孩脸颊酡红的娇媚模样。

 两人视线在半空相撞,女孩脸皮薄,迅速挪开眼,手指进男人发丝间,胡乱地抓着。康硕吐出头,改用手边边解释起来。“我可没这么这么吃过别人的头…”女孩眼里片刻的讶异他可没错过。

 “都是以前跟几个兄弟一块儿看片儿学的,我看那里边女的每次被吃子叫得那叫一个…”“不是!我没说你,”

 康硕眼见女孩变了脸色,连忙改口小心翼翼道,“我是说,我以为那样会很舒服…你舒服吗?”

 沐予诺咬紧下,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她伸手揪起康硕一只耳朵,“你一定要问这种问题吗?还有,我没有因为你说我…反正以后不许看那种东西了。”

 不许再看什么体女人。康硕惊讶自己竟然读懂了女孩眼里的警告,甜蜜之余心神又很快歪到了不正经的事上。

 “我都听你的。”说完带着薄茧的大掌毫不客气地掂了掂手下圆润的两团,双手所到之处一片滑腻,皮肤水灵灵的比豆腐还,吹弹可破,多用点力气,连手带魂儿都要陷进去了。

 他克制着力道轻轻两下,还是放过了这两处。转而一路向下,锋锐的像是带了簇火苗,亲到哪儿,哪儿就热烫起来。

 直到康硕毫不犹豫地掰开了那两条笔直修长的细腿,女孩终于娇呼出声:“康硕…”平时一口一个大哥的叫,这还是康硕头一次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

 即使他再神经大条,这种时候也能咂摸出其中的味道来,可叫他心软…康硕架着白晃晃的两条腿道:“晚了!”女孩的之前是打过照面的,只是那会儿半遮半掩,没能全看见,现在好了。

 主人两腿大开,藏了十八年的处女地大大方方地展现在他面前。哒哒的花蕊,粉白的小瓣,娇粉的口,还有滚圆可爱的核,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人。康硕感觉浑身的血都在飞速翻腾,砺的指头挑开了花瓣,立马有潺潺出来。

 简直感得不像话,跟那晚一样,他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想着就毫不犹豫地低头了上去。康硕没撒谎,他这辈子就没跟哪个女的亲近过,更别说做什么了。

 可不论是还是此刻伺候起女孩却都像是天生的本领,先是对着花瓣儿亲了口,又住了小核,最后才用舌头擦着,试探着往里探,凑上嘴重重一,甘甜的汁就全到嘴里了。

 “啊…康…”就这么一套动作还没做完呢,沐予诺就在男人的口中颤抖着尖叫出声,等男人第二次的时候,极致的快与莫名的恐惧终于让女孩哭出声:“不要不要,我不要了…不行…”瞧瞧这丫头,火的时候胆子那叫一个肥,真临门一脚了。倒先认怂了。

 听见女孩小声的抗拒哭声时,康硕艰难地抬起了头,嘴边还有女孩晶莹的汁水,下肿不堪的大地将头顶起一个帐篷,看起来硬得不能再硬。“哥哥,别亲那里了好不好。感觉好奇怪…” m.BBbBxS.coM
上章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