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
第44章 好热好疼
 康远右手断了。听对面职高的小子们说,是康远睡了他们老大的女人,绿帽顶,他们老大气红了眼,本来平时对康远这种好好学生,就又嫉妒又瞧不上。

 更何况自己看上好久的女人一直追在康远股后头,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没得意几天,自己都没吃进嘴的人正被康远在小黑巷里得正酣。

 当下那火就不能忍,加上酒上头,按着康远的右手一顿踩碾,恨不得废了他。据说当时康远子都没提上,就被救护车带走了。一路上不少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沐予诺内心啧啧两声,也不知道原本该在后年的高考中成为B市高考文科状元的康远会有什么变故。总之不会再成为什么状元了。

 即便没有这场被人捉的事故,有她在,他也休想再得到那些辉煌。康硕又是一连好几天看不见人,但沐予诺没想到再次看到他,已经是暑假的时候了。街边一家很好吃的馄饨店里,两人对坐。

 “严格意义上来说,康远不能算是我的亲弟弟,”康硕开口道,“在我很小的时候,邻居家叔叔阿姨发生意外去世,当时康远只有两岁,我家经济条件那时候还不错,爸妈就决定收养康远,告诉我要把他当亲弟弟。

 就这样过了十几年,后来我爸去世,我妈重病,我不得不辍学打工挣钱给我妈治病,供康远上学。但其实…”

 “我爸临终前趁我妈不在找过我,他告诉我,康远是我亲弟弟,是他…出轨和邻居阿姨生下的…我不想原谅他,但他快死了。还跪下来求我,我也不想告诉我妈,把事情闹大。

 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也好,康远本来也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他一直都以为我们就是亲兄弟。”

 “那你…”康硕打断女孩的话,继续说道:“但是我告诉他了。诺诺,我去医院看他,看到他受伤的右手,心里很复杂,但一想到如果我没带走你,那在他身下被看到的人就是你了。我就感觉他活该。”

 他伸手拉住女孩的手放在桌上紧紧攥着。“我妈痛苦了几年也走了。我这段时间没来找你就是在忙她的身后事,可能是没有所谓血缘的原因?

 哪怕我在告诉康远真相之前告诉他妈走了,他也并没有多么难过,这件事对他来说还不如他的右手重要。”

 “我凑了五万给他,这笔钱足够他治好手,并且生活到大学,然后…我要离开了。诺诺,”康硕望进女孩的眼里,“之前认识的老板有个新项目打算带我去,我答应了。我…想给你更好的生活,想配得上你。”

 说完这些话的康硕,一身不知名牌子的黑色休闲服干净硬,转身离开的时候像一把即将出鞘的刀,带着利落的锋。只留下了十二块,买了两碗小馄饨的单。从头到尾充当听众的沐予诺。

 在男人走后,微微动容的面庞下,是一颗难以置信的心,就这?就这?!她的呢?!有一瞬间,沐予诺感觉自己就像是推动男主开始逆袭的工具人白月光。很大概率不会出现在之后的篇幅里,但是…不会吧,应该不会吧?

 离开时的康硕很明显比之前瘦了一圈,却更显得瘦、轮廓立体锋利。更有男人味了。不能想了。

 沐予诺摇摇头,还是止不住懊悔,怎么没想着拉着康硕打个分手炮之类的,但男人有很大可能会拒绝就是了。寒来暑往,转眼一年过去,康远右手都好全乎了。

 十分头铁的他硬是学会了左手拿笔写字,还自学了之后的课程,赶在高二下半学期,仍旧和沐予诺一个班。每次身后那道阴沉沉的目光望过来,沐予诺都能感觉到什么是如芒在背,但是,这才有意思。不是吗?康远还想和她玩,她就玩玩。越头铁的人,就越应该撞得头破血才对。

 ***康远恨不得咬死那道婀娜生姿的身影。平时在他面前装着一副冷淡的样子,原来早就是被他哥了无数次的烂货!如果不是他哥,不,现在应该直接叫康硕。如果不是康硕去医院找他。

 他还能假装自己是康硕的亲弟弟,心安理得的接受那个蠢货所有的付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但失去了经济来源,还得知自己计划了那么久却迟迟未吃到嘴里的早就被人拆吃入腹?!

 沐予诺这个人!要不是被她反摆一道,他也不会鬼心窍到在破巷子里上了廖可馨那个不学无术的太妹,就因为这么个不知道多少人过的烂,害得他右手至今尚未恢复如初!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啪啪!”康远被脸上传来的刺痛感唤回思绪。望着眼前着自己还能走神的昔日男神,廖可馨毫不留情地给了那张曾经把她得神魂颠倒的俊脸两个耳光。没有忽视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恨。

 她,扬起嘴角说出的话比耳光更刺康远的神经…“鸭子都比你敬业啊…康学霸。”康远扯扯嘴角,埋头奋力耕耘,没敢反驳什么,也就错过了廖可馨眼中几乎凝成实质的索然无味和失望。

 事结束后的廖可馨洗完澡穿上衣服就准备离开,干净利落犹如一个提子不认人的渣男。康远有些慌乱,他不是没有看见,廖可馨收到一条消息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眼里是似曾相识的光芒。

 而现在光芒的对象换了人选,一开始还嫌他走神的女人又要求他加快速度,一副急着奔赴下一场的姿态。康远已经没有那个心思去想,曾经的他有多不这种女人,他只害怕廖可馨对他失去兴趣。

 那他就彻底没有经济来源了。“可馨…”廖可馨回头,康远靠在头望着她,眼神温柔深情,仿佛她是他最心爱的人,她低头翻了翻包。视线随着房门的关上收回,康远握紧了手里的卡,心里稍稍放心了些。廖可馨还没对他生厌,他要忍。至少要到大学。那个时候他就不用过这种仰人鼻息的生活。到那个时候管廖可馨去死。

 “康远,说实话,你不累老师都累了。”班主任陈老师推了推眼镜,一脸无奈道,“你自己算算,老师找你谈话多少次了?

 除了学习,你的生活以及友本不该是老师干涉的领域,可很明显,自从高二下学期你右手恢复回来学校后,因为友不当,导致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她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失望,“原本你刚回来上课时,我们这些老师很担心你学习跟不上,后来知道你硬是学会左手写字也能跟上课程时,老师们心里都很欣慰,不止一次地鼓励你、帮助你,可你呢?成绩从年级前三直接掉出年纪前一百,这次甚至是考出了年级三百名的成绩!

 你太让老师们失望了。如果你学习、生活有困难,说出来,老师同学们都会伸手帮你,可现在…”

 陈老师顿了顿,目光从康远手腕上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手表和名牌鞋扫过,摇摇头轻声继续说道,“很明显,你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学习上了。

 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距离高考还有三个月,老师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你自己的人生还是要自己负责。”康远恍恍惚惚的从办公室出来。

 他摸了摸脖子,一手的汗。刚刚在办公室老师看他的眼神里是失望,他却只觉得老师瞳孔里的自己即将天旋地转,他好热、好疼,浑身的关节都痛得他快要窒息。有个不好的猜测渐渐浮上心头。 M.BbBBxS.COm
上章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