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12章 烟花柳巷活计
 二来,虽说三小姐是神明送来的,跟大公子非亲血关系,但名声上还是兄妹,今如此,也不是个好听的故事。既被他俩下人知道了。也藏在心里做个安命符儿,万一自家这偷腥藏汉的情被揭了。

 凭他们知道主子的这点子秘密,好歹还能留个囫囵全身。***程月回到秋湛卧房,已是东方将白。

 这一夜不得安歇,被她大哥掉了半条命,不到六更,竟头咳嗽,发起热来,等娟儿红菱叫了几遍“姑娘起”仍没有动静,她们便揭起了幔。娟儿心里有鬼,夜里假寐,见她主子四更才静悄悄回来,怕是此时还在补眠。

 可红菱不知,担心三小姐有恙,执意要掀帘子,娟儿若再拦,反恐她生疑,这一揭开幔帘,两个丫头都唬了一跳:三小姐脸儿通红,昏睡不醒。

 红菱急急的出去秉给她家大公子知道,娟儿立刻打来一盆井水,浸了那巾子给她家姑娘敷头。

 秋湛一连声地请大夫,又差人去告与老爷夫人知道,心下却后悔不迭,知是自己失控,昨夜要她要得过狠,真是辣手摧花。

 不多时,常在他们秋府走动的章太医就赶来,隔着纱帘给程月号了脉,所幸秋湛在她身上留下的红紫之迹都在酥雪腿,胳膊上倒是干净,并未惹人怀疑。章太医诊完了脉象,被秋湛请到了上房。“家妹之症,可是要紧的?”秋湛亲自奉茶,章太医忙起身双手接过。

 “三小姐的脉象竟像是弱症,近几可曾劳乏过多?”太医啜了一口上好的龙井。秋湛脸色略略一变,很快收住,“冬寒才过,家妹心贪耍,想是看这天气暖和了。管不住自己,出去玩儿得狠了些力气。”

 章太医点头,开了些人参、地黄的补药,又对秋湛开口,“老朽不才,看这一般病症有些见解。

 但在妇科上,实在有限。方才这三小姐的冲任之脉缓弱,倒是应该请个专看小姐夫人的大夫来瞧瞧。”秋湛一惊,心里暗道:程月尚未初,督带异象,可正是因他得过了。

 真要叫个大夫来,恐将她破身之事抖了出来,大家不好。想着。胡乱应了章太医,吩咐封了厚厚的诊金,叫人好生送出去。

 这档子,之远和周氏已经闻听消息,过来探望,一眼见了赢赢弱弱的程月,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劈头盖脸把跟着的丫头们骂了一顿,骂她们只顾自己贪玩,没得把主子反伺候病了。

 娟儿心里另有计较,低头不语。红菱倒是冤枉,这三小姐只在这屋里睡了一夜,她们还把暖笼烧得旺旺的,按理说不该染了风寒,怎个就招了这魔病症?老爷夫人刚走,秋立洲便差了个心腹丫头云枝来探病,他心存不安。

 毕竟昨晚在那角房扒了她衣衫了她小小嘴。若是为了这个,病在大哥那里,查出个蛛丝马迹,大哥的鞭子定要他股开花。云枝跟娟儿红菱唠了些闲话,看程月懒懒的,便起身告辞。

 刚出去一步,又转身回来,陪笑问道,“姑娘想些什么吃的?我回了二公子去厨房传话。”红菱立刻笑骂,“你个小蹄子,专会为你家二爷卖好儿!

 姑娘在大爷这里,还会受了委屈不成?想是我们屋里支使不动那厨娘,姑娘想个吃的喝的,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云枝笑,“姐姐这嘴真是了得!我不过是好心问问,倒让你说的像是我们二房跟你们大房在姑娘面前争宠似的。

 端端的还有娟儿妹妹在这儿,人家是正经的主子丫头,姑娘的饮食喜好,娟儿再熟悉不过,要真的传饭,还轮得上你我?”几个丫头们正在说笑,却见秋湛进了房门。

 ***红菱、云枝和娟儿见大公子进来,立刻都止了嬉笑。秋湛挥手让她们都出去。几个丫头告退,娟儿是个极有眼色的,临脚掩上了房门。

 秋湛见旁人尽退,马上坐到了边,从那丝被下面抓出程月的一只小手,握在掌心,感她体温火烫,越发心疼。“月儿,觉得哪里不好?”他俯首在她水葱样的指头上亲着。

 程月睁眼看是她大哥,亦发显了几分娇柔之态,“头儿昏昏的,下面可也得慌。”秋湛听说。

 又想到章太医所指,她妇道之脉象有异,于是,一头儿到下面掀开了被子,把她内裙解开,再了那肚兜,一眼便看见她肿亮的小

 程月的花皮娇,从没被人碰过,昨夜间,初尝果,便着了她大哥的道儿。秋湛那物,非常人尺寸,又是练家子体力,即使阅人过百的子,也未见受得了他一夜的,何况他这初经人事的娇娃妹妹。看见口肿着。

 儿里的皮都红破了。难怪会发起烧来。秋湛心里把自己骂了个八百遍,又不知该如何请医问药。

 程月本该是黄花之身,如今这外的破了。又是怎讲?他把绫缎被子给程月好,宽慰她几句,便心事重重地离了卧房。一时心烦意燥。

 在院中踱来踱去的绕圈子。李旺从边门掌眼看见,侧着身子进来,到了秋湛跟前,低了声音说,“爷。

 那章太医的话,小的也听了个大概,三小姐若是有这女孩儿家的病症,倒不便请个男大夫来瞧。”秋湛见他这般话里有话,便站定了脚步,“讲!”

 “小的认得个外面的婆子,虽不是什么太(医)一太二,也略懂个本草。”李旺觑见大公子没有发声反对,知他是听进去了。

 便接着道,“爷若是请那婆子进来,也不必说是咱家小姐,只消告诉她是咱房里的女孩儿,略瞧上一瞧,开个方子,再拿去给那些太医们看看,如是使得,便抓些药来,使不得,再发落她不迟。”

 秋湛又沉思了片刻,回道,“既是这样,也不必进来瞧病。你把那婆子领来,我自和她说。”李旺答应着去了。

 这李旺口中的婆子,本是个姓朱的隐婆,专给妇人家接生的,十几年干这营生,自己倒是攒了些个海上方子,治些女子类的杂症,有些口碑。

 在那青楼馆,少不了有些病症是不方便请男大夫看的,这朱婆子倒是经常走动。李旺也是先时在外嫖,听那妈妈们说过。

 可他知道,自家主子并不知这朱婆子的身份,倒是好混过去。秋湛公子情耿直,精力大部分花在典行的生意或是习武强身之上。

 偶有闲情,便心心念念都在这程月幼妹身上,烟花柳巷的活计,竟不曾去招惹过。外人不知内情,有给他到之远周氏面前保媒提亲的,都让他黑着脸拒绝。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