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13章 林林总总
 又看他不同二公子立洲,腹风,连出门赴宴都不近女,更别提招个唱曲儿陪酒的儿。有别家公子送到他桌上来的,也被他通通轰走。故此,人人盛传秋大公子恐是个好龙的。这李旺举荐的朱婆子,他是头回听说。

 ***不到晌午,那朱婆子便到了秋府大公子园中,被李旺领着。从角门进来,进了东南角的抱厦。秋湛正在里面等候。李旺领那婆子行了礼,便自动退了出去,关了门。

 在外面看着不让旁人进来。朱婆子还未开口,秋湛已把一包整银端端地放在桌上,足有二十两。另一边却是一口冒着寒光的宝剑。

 “朱大娘乃女中华佗,秋某房中有个丫头,身子有些不好,男太医们瞧不明白,倒请朱大娘明示一二。”秋湛开口,声音恭敬却寒凉,无端的令人畏惧,“病若瞧好了。

 另有二十两答谢,不过但凡传出去一点儿风声,银子不提,倒要看这把剑应不应了。”那朱婆子吓得登时脸都蜡黄,急急地作揖,保证会守口如瓶,这才敢开口问是何样的病症。秋湛把程月下体肿破的情形略表,那朱婆子是经过多少人事的,听了一句半句就心下明了。

 只当是这大公子年轻贪,把个通房丫头狠了。怕老爷夫人责怪,才悄悄请了她来问病,再不想竟是为他家三小姐的缘故。

 “大爷说这病症,倒是不难,老身这里正有一个方子,是给那刚落草的女人活瘀止痛,最校验的。再大的破皮儿,能有生孩子扯开的口子大?

 大爷放心,医得了那产妇痛的方子,不管大爷这屋里哪个丫头,都包治得好好儿的。”秋湛看她说得鄙,怕她再吐出什么有天没的混话来,赶紧让她写了方子,拿上那二十两谢银,让李旺再从避人的偏路上送出去。

 再看那方子上,尽是些甘草、千头子、土伏苓、金银花,令煎汤沐洗,一数遍,立刻差人去库里领了药材来。

 也不问娟儿红菱,竟是自己动手,煎汤熬药,又替程月宽衣解带,轻手轻脚地给她擦拭洗濯。

 丫头们不知其中缘故,只道是大公子亲手煎了药伺候三小姐喝,怪到每次还要关门落锁,哪里晓得竟是给她清洗下身。每每“喝”完了药,竟是室飘香,倒像是把药引子撒在地上了似的,令人诧异。

 娟儿还在红菱面前打趣过,“等姑娘病好了回去了。这药香在大公子卧房里也散不尽,多早晚的口气儿,还要记得我们姑娘的好!”

 秋湛接连几也不出门,也不放程月回去,只精心服侍她休养将息,白天陪她看书画画,至晚便自己回书房歇觉。

 周氏又差丫头婆子们来看过几回,送了些软糯的吃食,见程月热也退了。精神也好些了。便放下了心。秋立洲亲自来过一次,带了个出城买来的雕玩意儿,给程月解闷。

 但是与他大哥二人相见之时,各怀鬼胎,心思难辨,也只讪讪地空聊几句,便找个借口离开。要说这事故儿,正是便宜了李旺和娟儿。

 他们再不承望能有这许多耳鬓厮磨的机会,可三小姐偏偏病在大公子房中,白白地又住了好几晚。

 他们两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竟是又在那屋里屋外,山上山下,廊前廊后的,凡是能背人的地界,李旺便着那娟儿小蹄子,把了个遍。大公子自那把幼妹小肿,后悔不迭,再不近她身。

 即便身挨身坐着。手脚也是规规矩矩,但看他这家奴,倒像是借了他家爷的气力,直把娟儿丫头做得有出气无进气:

 初更得头昏眼花,二更入得要死要活,三更干得门涨痛,四更得磕头求饶,到了五更,把个小得血红肿厚,才放了她一瘸一拐地回房。看这朱婆子的买卖。在这秋府里倒是应该兴隆。

 ***话说程月痊愈了好些日子,眼看着就到了端午佳节。秋府上下皆是蒲艾簪门,虎符系臂。周氏治了午席,邀亲戚女眷们一起来饮雄黄,吃桑葚、品樱桃、尝粽子。

 散了席,又想起后花园子里的石榴花正是开得繁茂好看,又叫了姑娘媳妇儿们同去赏花。程月向来懒待跟她们家长里短,那些未出阁的姑娘们还好,不过也多少卖愚,显得她说几句机灵话倒是不庄重起来。

 那些个媳妇子们更是,到了周氏面前,不是给两位公子张罗婚配,就是打听程月可许了人家。

 周氏溺爱幼女,舍不得早早地让她嫁人。每每问到湛洲两位公子头上,大公子多是正而言,“夫妇乃五伦之首,岂可儿戏,才貌二者未可兼得,遑论复加贞静自持。倘或生了罅隙,休之则为不仁。

 彼时与其伤心,何不当初谨慎?”二公子落得轻便,只推说大哥未娶,自己不便早早收纳妾。程月见她两位哥哥推亲事,心中自是惬意的。

 早先不过是贪玩天,想着若是有了大嫂二嫂,哥哥们便没有什么空儿来陪自己耍,最近被她这两位兄长解了儿女之密,虽不曾明明白白知道那些为夫之实,只道自己跟湛洲两位公子又近了一步。

 可是大哥哥自那坏了她下身,紧着几天替她清洗药浴,再没跟她做那入之事。有时夜里又做梦,醒了见那单上好一片,也只能自己拿手指

 过了这些日子,食髓知味的身子饥渴得紧,得不到疏解,只觉懒懒的,粽子也没吃了几口,去园子里赏花也没得兴头,推说身上乏了。要回房歇息。

 行至半路,忽听院门外一片吵嚷,程月好奇,出将来看热闹,只见十几个小厮围着个汉子喊打,有人围观,有人拉扯他衣服,还有人施以拳脚,却无人上前劝解。

 那汉子也是个魁梧之人,虬目狮腮,赤着膀子,虽被小厮们围观喊打,却面不改,也不还手。

 程月喝住众小厮,“夫人今在后花园宴客,你们如此吵吵嚷嚷,成何体统?一群人欺负一个,是什么缘故?”小厮们一看是三小姐。

 立刻噤声住手,有一个上来答道,“这汉子输钱耍赖,被小的捉住,活该挨打。”程月秀眉一蹙,“输了多少钱?”小厮们纷纷接茬,也有输这个一两的,也有输那个八文的,林林总总,不过十两来银子。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