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16章 姑娘裑上不好
 “月儿别怕…会舒服的。”他口里话语绵地哄她,手上浅浅掐住她的细不得前逃,紫晶油亮的抵在后口处慢慢地往里入。

 “啊哈…要坏了…”每进一寸,程月的身子便绷紧一分,那四指宽有余的头把菊的漂亮褶皱完全撑开,后被扩成了大大的一个圆,死命咬着又又大的一杵。“呃…”立洲酸不住叹了一声,“月儿这后竟这样紧,里面也好生热!”

 了三分有二,即被包裹得行进艰难,若使蛮力捅将进去,怕是会伤着她。如是想着,他便在半路停住,扶住那两瓣雪缓缓起来,“二…哥哥…啊哈…好大…不可…好涨…啊”二哥哥竟把那真个进来了!

 程月又羞又怕,那个地方只有出的道理,哪有进的理由?她只觉得小股被她二哥的撑得都变了形状,他还要拿那个东西在她肠子里磨来蹭去地律动。

 甫一进来是有些火烧的痛,可这会子,股被他着。痛减了些,竟有股子麻麻的意思,跟那前,说一样也不一样,说不一样还相通。“月儿股好

 咬得这么紧,要把哥哥夹断掉吗?”立洲见她渐渐适应,又把那得深了些,嘴里还在调戏着。

 “月儿舒服不舒服?喜不喜欢被哥哥的眼?嗯?”俗鄙陋的荤话从平时儒雅倜傥的二哥嘴里说出,羞得程月身体又紧了一圈。

 小股更是因为刺而剧烈地颤抖,却不由自主的把尖抬得更高。秋立洲嗤笑一声,“翘得这么高,竟像那农户园子里求的母狗。嗯?”

 “呜…人家…不是…太深了…要穿了…嗯哈…撑破了啊…”程月很快被他哭,可那菊之中竟泛起了更深的意,果真想要求着他得更深些个。***二公子的一下比一下捅得深,最后竟是整没入。

 程月只觉那长的火直直地进了肠子的最深处,身体却被可怕的得筛糠般战栗,她刚要挣开秋立洲的锢要逃开,就又被他一把抓了回来。

 “扑哧扑哧”二公子早抛开了怜香惜玉的想法,大在幼妹的后里大开大合地出,毫不留情。两颗硕朋的卵蛋“啪嗒…啪嗒…”地打在她股蛋上,砸得一派通红,好不

 “哥哥不能再了…不行啊…”程月正在哭哭唧唧,却突然顿住,脸“唰”的红了。立洲有察,伸手往前处摸了下。

 果然一股热正在顺着腿淌,即刻大笑,“哥哥这巴喂了月儿后面的,前面的小饿得了口水!”

 程月羞得头都不敢抬,自己这身体何时变得如此?咬了不出声,只被她二哥一次狠过一次地猛股被撞得发麻,肠子也被磨得发热,倒是愈咬愈紧地不松口。

 “哦…月儿乖乖…你这后真是尤物…真真会咬…哥哥给你吧!”立洲加了气力,提了速度,着实狠戾捣,如同狂风暴雨,得身下女儿哭喊着求饶。

 “嗯哈…太快了…慢点儿啊…”男子正是火中烧时,罔是天地也顾不得那许多,只红了眼死死盯着那窄小的菊

 看着自己紫红的在那白的股间不停地进出。里咕咕的水声不断,如狗汤面,又急急重重地了几百回合,头大跳,关难守,一股股浓重的,顶着那菊最里面的子都了出去,了好一阵,才停下,拔出来的时候还硬着。

 程月累得趴在上,起不了身,后口被她二哥成一个大开的鲜红,一张一翕,把那进去的白挤出来不少。

 “呼…”秋立洲完便趴在了程月身上,又啃着她汗的香肩,“月儿这后被哥哥过了。不许再予别的男人。切记。”又翻身起来。

 轻轻扒开她有些红肿的菊入口,仔细端详,看她内壁里并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他把程月从上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正要温存一番。

 忽然听到院子里传来娟儿的声音:“云枝妹妹来啦?是来接你们二爷的?二爷正跟姑娘在里面说话儿呢。姑娘才刚歇午,二爷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巴巴地等姑娘自己困醒,这会子估计刚醒没多久,二爷和姑娘也就刚说上话儿的功夫。”

 娟儿的声音是故意拔了高的,竟像是特特地为了给这屋里的俩人通风报信的。云枝的声音低了不少,倒也听不清楚说的是些什么。

 程月和立洲一听二房丫头来找,唬得立刻翻身起来,二公子急急地理了理身上的洒金百蝶穿花箭袖,又手忙脚地替程月把衣服围上。刚才行那周公之礼,程月被剥了个赤,可她二哥不过是解开小衣儿,把他那家伙掏出来。

 连身上的袍子都是平平整整的不必。程月这才看到,秋立洲穿了盛服,想是为了这初五端,要出门见客的。

 自己后内还被他了那许多,又不得擦洗,胡乱把裙子套上,却把里面的衬子濡得的,好不难受。

 刚收拾停当,云枝已来到门口,轻轻地在门板上扣了几下,“姑娘醒了么?我们二爷可在里面?”正可谓:华彩蝶,灵巧秀奴助神功。

 锦花深闺情甚好,世人莫知不伦情。***云枝在门外,听见屋里程月的声音,“云枝姐姐来找二哥哥吗?”

 两扇雕花木门由内拉开,三小姐笑盈盈地站在里间,二公子一只脚叠在另一条腿上,坐在桌前,手里正捧着个盖碗,喝了一口,又放在桌上,见他丫头进来,笑道,“可是家里粽子不够吃,跑到你姑娘这里讨要?”

 云枝笑道,“二爷又说笑话,一早起来换了新衣裳,巴巴地又叫我研了那些个墨,不是说要写幅字儿给连公子,到他家新造的园子听戏去吗?

 一眼错不见,爷就没影儿了。我要不是听夫人房里的玉姐儿说,姑娘身上不好,早早回来歇着。料想着二爷准是来看姑娘了。还不知哪里寻去!”

 立洲合掌一拍,道,“不好,倒是把这岔儿忘了!连大哥又要罚我酒了!”急忙起身,又凑到程月跟前,“妹妹好好养着。

 得了空我再来看妹妹。想要什么吃的玩的,只管吩咐了下人们去,他们做不好的,差人来找二哥哥,我帮妹妹寻思去。”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