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21章 兄长二人
 束着的头发已经散,连勒好的额子都偏歪了。头正埋在一个男人的大腿间,上下伏动地咽他赤红的

 长袍的下摆分到一边,却并没有整身下,只刚好出扭动的股,却被另个男人掌握在手中团捏。身后的男人窄在外面疾速地摆动着。

 部狠狠地拍打在上,噼噼啪啪地不停,儿内也被搅得发出了噗滋噗滋的水声,情十足。连正兴原是好奇,那秋家大公子强忍着“挑”的惑,急匆匆闯进这间屋子作甚。

 这当口往里觑了一眼,立刻恍然大悟:原来那传言竟是真的!秋湛不近女,却有龙之好。怪道刚刚自己要把新纳的姨娘送来,他也不曾动心。可这兄弟两人同好男,也是奇事,竟按着同一个小子,一前一后地着。

 这也算是有福共享?难怪两人皆不肯婚娶,原先只以为秋府眼高,不得个才貌双全又贤德仁厚的少夫人,就不肯订聘,却不知还有这个缘故在里面,再看那被二人夹在中间的小子,被他们挡着脸,虽看不清楚。

 但辨得出来是个温柔多情的身段。兄弟二人一般般的看着也是下无情,争相比着看谁得更力大些,难得委屈了他前承后接的,倒是个可人疼的小官,只是不知是哪家的小子,或也是个男伶?竟是他没见过的。

 连正兴啧啧叹着称奇,悄声躲了远去,免得搅了秋家二少寻作乐,他们三人平里虽是哥哥弟弟地叫。

 但毕竟论理还有主仆之分,没得撞破了脸,连他老子面上也无光。再表秋氏兄妹三人,并不晓得有人窥视。

 即便心里知道要防着隔墙有耳,但此刻,整个花园里无一处不是男女的声音,自己这里想来也没什么相干。这般想着,也不再忌讳着出什么声响,你来我往地得愈发放肆。

 程月只觉得她二哥硬滚烫的抵得她舌头发疼,她要动一动来都费力得很,可立洲并不满意知足,硬是挤开她想合拢的后牙槽,把带着咸腥味的头往她咽喉里送。两个早被她的香津浸的卵囊膨得又大了一圈,被他的进出动带着。

 “啪啪”地拍在她下巴上,撞红了一片。程月“呜”地叫唤,直拿了小手去抵挡,谁知还没推到她二哥的大腿

 就被他抓住了双腕,推到背后钳住,“月儿休得胡闹,又不是第一次吃哥哥的巴!好好张嘴!”

 身后正在掐捏她的大手,蓦的紧了一下:果然这丫头先前扯谎,说不曾拿嘴伺候过她二哥。

 今看来,怕是不知连那水也吃过了几番!听着她小嘴被秋立洲的硕大爆,呜咽咽,眼底的火又燃得旺了几分,抖了下,把刃撤出了半

 看着被堵在小里的挂在自己的上淌下来。程月感到大哥动作的停顿,刚要扭头往身后看,却被她二哥一把按住脑袋,死命的把具往她咽底捅,“怎个如此不专心?!”

 秋湛见状,猛一耸,把出的半截巨了回去,挤得充沛的汁又是扑哧一溅。***

 秋湛发力甚猛,程月被他蛮劲一撞,细一塌,身子“突”地向前冲了出去,刚要失神尖叫,却忘了嘴里还有别的着。

 甫一张嘴,倒是应了立洲的心思,顺着她又扩开的小口,一鼓作气捅了进去,霎时,全没入,娇柔幼妹的咽喉处立刻如长蛇盘踞,从外面即现着他的蜿蜒形状,她二哥尚不足,又使力了两,便看那弯蛇在她颈子上滚动。

 程月被他在嗓子里,并不好受,咽下一阵翻腾,似要窒息,干呕着要把他吐出来,缩紧的喉头却正把立洲卡得酥,一阵痉挛,“噗…”一声,把拔出。

 滚烫的白却全都从张开的马眼里了出来,好个天女散花,嗒嗒黏糊糊地都落在了程月的脸上和颈上。秋湛一见,低声笑道,“你二哥这就完事了?大哥哥这边还早得很呢!”

 言毕,于花内又是几下猛。程月此时嘴里没了她二哥的堵着。婉转呻倾泻而出,听在两位公子耳中,更是催情药一般,大公子一边耸,一边拎着她软香削肩,把个玉体提了起来,自家贴伏在她后脊,偏过头绕着她的耳骨舐。

 得小月儿口内的哦更是了几分。秋湛心内仍觉不够,忽生一计,大手团捏住雪白的,往两边分去。

 眼前现出粉褶皱的小菊花,手指摸到口一撑,两抵着便掰开来。嫣红的肠出,洁净无一丝污秽。“啊…”程月让她大哥掰开菊,下身一紧,粉的后立刻翕张起来。

 秋湛眼眸一沉,缓低头颅,口中唾出一缕涎,正滴进她被扩开的小,两指就势一伸,进入她菊内转圈搅。“大…哥哥…月儿前面小…任凭哥哥…摆布…”程月被得要躲闪,却被锢着动不了。

 “后面的地方,请哥哥…饶过!”“哦?二哥哥得?大哥哥不可?”秋湛越发用力地抠着她菊,再看一眼自己二弟:那话儿早又就紫涨发,昂首待命了。“月儿放心,你那前面小也闲不着的。”

 大哥二哥相视一笑,“你身上这几个小,哥哥们挨个都要尝尝!”秋湛的指头在她中更是旋转刮挠,今才被立洲开过的后庭如燃着了火一般,又是烧灼又是刺

 眼看程月两腿发软,软绵绵的要瘫倒,秋立洲到正面,揽住她双腿,托了起来,秋湛把手指又往深下捅了捅,便从她花里撤出自己,又唾了一口在头上,硬硬地抵住已经被他挖成一个小小圆的后庭。

 “大哥要进去了。”一个身,大“噗”地入进程月菊得小人直了颈子,高叫一声。

 秋湛发力,狠狠地大出大进,暗红的肠被他卷出入,紧窄的口被他撑圆涨大,亦有晶亮的肠咕咕唧唧地渗出。

 秋立洲此时也是看得眼红,又见得幼妹前被后庭的孟引得水狂泻,早把那红肿滚烫的具戳在小入口,只找了个正好的角度,一耸而进。

 ***可怜小月儿前后双皆被,密不透风,她兄长二人,凡一个动下,便能把她得哭哭唧唧。两个小不停战栗,仍是尽了全力硕的。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