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22章 裑飘心蕩
 前面花被他二哥顶得厉害,正缩着身子向后躲,便被她大哥向前撞了一下,火烫的硬物在她后肠里翻滚菊里酸痛得紧了。

 刚要扭着小股舒缓舒缓,又被她二哥往大腿上猛掐一下,几下狠把个水的小捣得搐不已,程月的双腿被擎在她二哥手臂之上,横下里打开,双臂无处可放,自动地勾在立洲颈后。

 在秋湛看来,姿势亲密无罅,心中不免妒忌。大手微微抬起软糯的翘,把自己的具略略拔出一些,看她里翻滚的热息动而出,稍一眯眼,又是猛地一刺,尽没入,直捅到肠壁最深处,碾得她的子“突突”地暴跳。

 前面的花倏地收缩,夹得秋立洲连连倒冷气,“大哥,这可不厚道!我几时曾安着心让大哥提前?”秋湛斜睨他一眼,“这如何怪得我?分明是月儿小,咬得你紧。

 倒该是你,何不快快地送上几下,把她这得松些?”程月被他的话说得又是浑身一绷,浑不知,上被秋立洲低头咬了一口,“月儿果真成这样?等不及要哥哥给你?”

 身下却是大幅拉出进,不得一丝停歇。两个儿步调一致,前面紧紧着二公子,犹如万千小嘴在茎身上嘬

 后面死死箍着大公子,恰似温热皮圈套在头上挤,他兄弟二人一前一后,隔着一层薄膜,深,顶得竟是琴瑟和谐。

 “哥哥们…慢些个…月儿…月儿受不住了…”程月被他们两个得口齿连绵,言语不清起来。

 湛洲二位公子,卸了彼此的防御敌对,稍经调和,却在这幼妹的事上,默契十足,一个出去,另一个便进来,总留一驻在她体内,干得程月甚至不得息之空。

 这三小姐神智恍惚,只见了眼前晃动她二哥的俊脸,一扬头,便含住立洲薄亲吻起来,二公子心神,掐住他细得更加烈,水飞溅,“噗嗤噗嗤”响彻房间。

 秋湛不甘,猛然发力,动作之迅猛,几乎要把两颗卵蛋也进她后庭,“噼噼啪啪”地击打着雪的白,撞出通红一片。门齿叼住她耳垂,着嗓子问她,“两一起,得月儿可是舒?”

 “哈啊…”小月儿绵甜嗓音,像是细软的刷子扫在男人心间,“哥哥们的…好生大…好生硬…月儿要被死了!”语不成调的话白惹得两个男人都加速了撞击,两个小在凶猛的进攻下麻透顶。

 水肠,纷纷涌出,双份杵的死命顶把个透明的汁水拍成了白沫。,拍击水声,好不靡!

 秋湛又伸手到她前,扯起雪峰上的两颗桃红鲜果,忽轻忽重地,劲不停耸动,一下深似一下地把往她腔底部推送。

 秋立洲亦是直了身,把个铁一般的在她花内壁上磨蹭,巨大的头专往她凸起的那点狠狠地碾,几下便得程月绷直了脚面,抖着身子得花枝颠颤。两个口一般样的紧缩,咬得他兄弟二人都闷哼了一下,互相稍一对望。

 同时扶住幼妹的柳,把两巨茎死命回去,肆意驰骋,犹如猛兽附体,疯狂挞伐。***立洲一手下行,潜到她花上方,拨出肿得冒出头的小花蒂,捏将起来。

 声音肆,“月儿乖,告诉哥哥,你这小,可是离不开哥哥的大巴?”他明知程月听不得这般骨的荤话,偏生要她脸红。

 看着她紧咬了嘴,生生地憋着不答。不觉好笑,身下又是数十下猛毕,竟一头把自己拔了出来,又使了个眼色给他大哥。秋湛心领神会,也便把从她紧窄的后离。

 “月儿不说,便是离得开,你二哥和我也不必自作多情!”“不…不是…”程月急得要哭出来,用力收缩两个小,极力挽留,还是无奈的任他俩把炙烧的巨物从她体内走,下身一片空虚。

 “呜…”她委屈的低泣出声,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让人心疼。立洲心里一软,刚想上前安慰,却被秋湛拉住,轻轻地努了下嘴,示意他听其安排。“月儿想要什么?须得明示。不说的话,大哥二哥可是不懂如何再。”

 秋湛存心要调教他幼妹丢了那羞之心,从今往后,只顺了他们心意,可随心

 程月心里急得慌乱,刚刚前后均被填,紧致充实,现在却是竹篮打水,空空如也,本来身子已经被他们拨到高边沿,如今却狠狠地摔在地上,着实难受。

 再也顾不得什么脸面,嘤嘤呜咽着求她两位哥哥,“哥哥们快进来…月儿里面好…但求哥哥狠狠地我…别无他愿…”“真个是个小蹄子!”秋湛低咒一声,“啪”地扇了一掌在她上。

 秋立洲下外袍,铺在地上,着程月背令其跪趴其上,“乖乖跪好,好生等着挨!”全身泛着红腻的娇儿听话地双膝着地,把个儿抬得高高的,腿儿分得开开的,出两个美,等着哥哥们的临幸。

 “月儿要哪个哥哥的?又要先哪个儿?”秋湛往她间轻捏了一下,问道。“请大哥哥月儿前。”随着程月低声请求,那前面的花也配合地吐了一颗珠出来。

 大哥听得满意,一举把捅进她前,顶得小月儿到发抖,喉间莺啼,不绝于声。秋湛了两百有余,不顾她哼哼唧唧地抱怨,退将出来,便是立洲的时间。

 “二哥哥,求你月儿的后面。”二公子自是无可不可,野兽般进她后,毫不留情的,顶着她了个溃不成军,如此这般,你来我往,又非要着程月自己说出,要他们哪般哪般。

 果真得这三小姐撕了面皮,化身妖,哼哼嘤嘤地撒娇,“哥哥们得我好舒服…不要走…再多一会儿…”

 如同母猫发情,人心弦。程月下身,前后都被干得火火辣辣,又烫又麻,只道是要被两位公子壮的器捅穿顶透,再不后悔。

 一时间,犹同漫步云间,身飘心,两大的接力一般在她里捣干得娇娇幼妹两眼翻白、身体搐,嘴边亦有涎水淌下。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