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30章 浅浅踹叫
 低头看看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不屑一顾的笑了笑,从衣袖里各掏出一张印花,拿口中唾了。拍在两瓣雪上,大笑着离开,接着找别的女人去了。

 地上的女子缓了好一阵子,才直起身,拖着酸软的腿脚,歪歪斜斜地走向后院。库房外面渐渐趋于平静。

 程月又静候了一阵,确认门外无有声响,才加倍小心地推开门,想找个能逃出去的出路。虽说这慕家庄所在完完全全是生僻之地,但此时她却顾不了这许多。

 宁愿去了野山林里斗那虎狼,也好过在此被禽兽不如的男人。如是想着。先迈了一只脚儿出去。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倏”

 一声闪了过来,抓住程月削肩,猛一拽又把她拉回了那黑的库房,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口鼻,连那“呜嘤嘤”的呼叫声都堵了回去。

 程月遇此突发之况,惊怕叠加,再想自己逃生无望,不免心如死灰,腿上一软,竟双膝着地,跪在地上。

 虽是黑暗之中,也能明白觉察,站在面前的是具高大的男人身躯,果不其然,一声低笑如炸雷入耳,“有胆识能躲能逃,这会儿何必跪在我面前?”

 程月又羞又怕,下肢却没有气力,兀自抖着。站不起来,对面之人看戏一般竟自笑着。伸手轻轻一拉,便将程月扶起,拉入怀中,抵着她的耳朵低声音道,“你若听话,我便不出声,外面就不会有人知道,这里还藏了一朵花。”

 一面说,一面轻轻摩挲程月的脸颊,别的地方竟然限着不去轻薄。既是身赴这“集花筵”却还忍着不在她身上鬼的,真是罕事。

 且说程月这边,体内药力正是旺盛之时,被那微凉的掌温抚摸,竟突起一番难言的舒。好似煅烧之石甫浸凉泉,久旱之地终逢甘霖。

 正要长呼一口气以定心神,却不料微张之绛竟零落溢出摄魂之娇,“呃啊…”***程月大窘,忙以手掩口,心中后悔不迭:这男人是慕家的座上客,必是贼其一。

 即便刚才没有动手轻薄她,现在闻听自己动情之声,可不是正中他下怀,竟像是自己勾引他一般。

 果然男人笑意难忍,揽着她的臂腕都在一抖一抖地颤动,口鼻之中呼出的热息更是薄于程月头顶。“想要?”

 “不…不要!”程月咬牙切齿,发间之热汗已浸透一头青丝。男人不曾理会她气喋喋的反抗,却默着声把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衣襟之中,肆意动两只丰盈的丘。

 秋程月虽感羞,意挣扎,中了药的身子却扭摆得娇柔无力,三分拒,倒有七分还,口中连叫“放开!”而身子却被他得很舒服。“啊…”又一声媚叫不受控制的口而出,听得男人浑身一颤。

 “你既非自愿而来,却如何服了这剂?感成这样,稍稍一碰就要化成水一般,若是从这里出去被抓住,外面那起贼岂不是会要了你的命?”

 好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难道不是那一众贼之一?程月心里恨恨思忖,双手却难以自持地抓着对面男人的衣襟。“看你好生难过,可是需我帮你一帮?”男人嗓音低沉,却如晨钟灌耳。

 “谁要你帮?!”程月明明浑身抖得像筛糠,仍咬着牙关不服软。“哦?那这样便好。”男人仍是不喜不怒,语毕便要推开库房的板门。极窄的门始一打开,门外男人的狂叫大笑混着女人的哀鸣呜咽,便呼啦啦地一涌而入。

 “别…不要…”程月怕极,抓他衣衫的小手又紧了一圈,烧得发烫的身体也贴着男人上身缩了回去。

 “不要开门!”程月出声哀求,“不要开门,我…我听话…呜…”双手松开,鼻子一酸,哭出声来。板门“吱”

 一声又关上,此番被那暗中立着的男人挪过来一张八仙桌,挡在里面门口,这样,外面饶是用力也推不开来。

 “莫哭,莫哭,你这上下齐开,还嫌水得少不成?”该死的男人一副打趣的声调,说起不知廉的话来,毫不脸红。

 他拿手抚着程月的后背,时而轻轻拍拍,竟像大哥二哥在家哄她那般,与院子里那些恶鬼似的男人们倒真是有些个不同。少女渐渐止了泣,抬头看他。

 院中光亮隐隐透进,模糊看得出男人面孔的大概,颜如舜华,不加饰厉,竟是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对面之人,目中狡黠一闪,抬手替程月理了理鬓旁垂落的青丝一缕,缓缓又道,“你不必怕,我和外面那起人,本不是一国的,对这什么‘集花筵’没有兴头。

 只是看你难受,竟不知还有几个时辰才能撑过。我倒是有意帮你,但如若你不情愿,那便作罢。”这男人说得云淡风轻,却不怀好意的用已经蓬然的下身,往秋程月脐下三寸的地方若有若无的顶了顶。

 每顶一下,程月内的水便“哗哗”倾泻,惹得她泫然泣,“唔…求你…不要戳了…帮…帮我…好难受!”听得她松口,男人嘴角一挑,“当真要我帮你?”“当真…求…你…我…”小月儿语不成句地央告。

 话音未落,男人一把扯开她的衣襟,拉下贴身小衣,柔软的脯一跃而出,娇美双峰纵然在暗中也泛着白光。

 本来这暗漆漆的库房,目光所及,都是黑乎乎的一团,可程月却分分明明的感受到男人赤辣辣的如炬双眸,正盯着自己的前看,顿时又羞得遍体通红。

 忽然,一只大手捏住左边玉峰,指甲掐住头挑动起来,另一只手游走到早已泥泞不堪的腿心处,“乖,把腿分开些。”

 程月娇躯轻轻一震,听话的将修长美腿左右分开,鲜滴的小花彻底展在男人手下,被他指尖缓缓擦过,下体便又是一股温热,汁潺潺。“要我进去么?”男人施咒一般在她脸侧低问。

 程月脑中空白一片,口中唯有哦回应,忽觉一长指伸出,往她润的小里戳了进去。点点汗珠布凝脂肌肤,少女大口呼吸,浅浅叫,“啊哈…呃呃呃…”男人的手指被热的壁层层紧裹,鼻中气息也紊乱了几分,他把指头撤出。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