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35章 小声惊叹了
 不肯轻易进去,沉声在她耳边吩咐着。程月心里实在渴求得难受,略略犹豫了一下,便软糯了嗓子,甜腻腻地喊了一声,“好哥哥,你快进来妹妹这身子里面,痛痛地杀上几回,可好?”

 男人果然没有食言,听她一声“好哥哥”叫出口,身一口外徘徊的茎前端便猛地嵌了进去。

 “再叫几声,我就动。”程月微眯了双眼不去看他,颤声连连叫道,“好哥哥!好哥哥!呃…啊哦…呃呃呃…”男人早已捏着她温软的瓣抓紧,长驱直入,大肆的起来。***

 仅仅几下,程月便被男人顶得软了筋骨,丢了清明,头儿晕晕的,竟然高高的仰起,凑近了那人脸庞。男人热烈的鼻息薄出来。

 惹得她樱微启,主动的含住他两片薄,怯怯地吻起来,男人也毫不示弱,迅速地将舌头顶进了她的口中,肆意翻搅,一面又将手在她细致如雪的娇肌肤上各处游走,攫取身上各处感,终又停在她的际,上下抚

 一手是如玉细,一手是弹软娇,掌心的刺享受仿佛通过经脉传导进了骨间动作越发狠猛。

 硬如铁的毫不留情的进出着紧小的秘,紧抓程月柳的大手更是大力地握着她前后摆动。灼热的头肆无忌惮的在她里左冲右撞,坚硬的身近乎暴地碾研磨着壁。

 “啊…呜…哥哥好快…好硬…”程月口中呻已经化为哭喊,爱泪珠齐飞,真真是个水做的娇娃。她稍一低头,便能看见紫红的一,在自己牝户里进出,“吱吱滋滋”响声声。

 随他每每得更深一次,自家儿便不由得夹得更紧一分,那西凉世子忽而直起身,把程月双腿架于自己肩上,令其分开粉晶小牝,又见那花入口处的珍珠蕾,正在不停颤动,便按住那花生大小之核,使劲地又捻又捏。

 “呜…”小月儿身体疯狂摆,边渗出了津,亦不自知,灵秀的双眸已然失了神,唯有腔内媚死死紧包着男人火一样的具,便用尽了她仅存的气力。

 好一番意,看得男人更是血脉贲张,下身动作不停加快,捣得娇美之中滚烫一片。

 两军对战,仍是小月儿率先败北,花径深处猛烈收缩,水如泛滥,一涌而出。花口也是张张阖阖,像是小儿嘴嚼,不住地咬那红鲜,咬得男人更是一往无前,捣撞摩擦,所向披靡。

 程月忽觉深埋股间那似乎寻了个特定的角度,便“倏”地又加快了几倍送的频率,一下高过一下入的力道,齐齐地对准了一个方向…花苞最深处的神秘宫门。

 水的秘道已经被他调教得几乎融化,巨硕的火热头部渐渐把紧闭的宫口得略有些松软,突然发力一顶,男人的顺利钻进了窄小的颈之中。

 “啊!”突来之痛令程月猛地摒息凝气,极度的快也在痛之中排山倒海般袭来。狭小的宫口不同细幼花径里的媚那般弹缩有余,如今死死地夹住了硕大的伞头,更是咬得厉害。

 只见男人深呼一口气,一下噙住程月香口,体内狂野之兽再也难以压抑,猛猛打的在她胞宫里起来,小月儿承受不来,被他堵了嘴,仍有尖叫零散溢出。

 然而男人非但没有停下,反倒更加大力地将进去。头蹭着感的宫壁刮来刮去,茎身上的青筋也在脆弱的颈上摩擦,直到地填了水的胞宫,两个的卵囊已到了牝户入口之处,仍在狠撞拍打。

 又紧又窄的宫口从未受过如此的外力侵犯,男人火热的茎突然进来,饶是被浸透,花深处的娇还是被得酸痛麻。愈是死命紧紧咬着他的,愈是被他加了气力大出大进地凿

 刚刚才高过的身体感至极,如是这般被男人的大具在花宫里拼死,小月儿被干得眼前发黑,濒临昏死,不由自主地失声哭了出来,男人把整具全数捅进了她花宫尽头,触到了颤抖的宫壁。

 突然低吼一声,一股巨大的热奔泻而出,滚烫的元尽数进小月儿的暖宫花了八九下有余,仍是源源不断,似乎无休无尽。整个胞宫被浸泡在水之中,程月平坦的小腹竟被灌出了一块突兀。男人完全部

 再看身下之人,已经秀目紧闭,香汗滴滴,口鼻之中气息微微,生生被自己得晕厥了过去。

 他想拔出来,不料少女的花宫入口因头次被这巨大物而入,早已充血肿起来,卡得他动也动不了。紧致热烫的膣道又是极为感,他的稍挪一下,便是一阵痉挛。饶是程月昏死着。也每每四肢狂颤。

 “罢了。既然出不得,便这样睡了去吧!”那西凉王世子轻轻叹了一句,紧紧搂过小月儿玉体,“清凉了好些。”又闻听她细细的微鼾传来,“睡着了?想必药已解,不会再有性命之忧。”

 想罢,掀过锦被来盖在二人身上,拥着娇美女体,着销魂,也沉沉睡去,正是:桃园仙伴美游,捣得瑶台芳草秀。销魂牵魄探其意,趐舒入骨玉人羞。风尝尽风味,愿将玉体付君

 ***且说秋程月体内媚药虽是让这神秘的西凉男子之水所化解,降了烧灼之热,但腹内被他了两次,次次都是七八股足足的量,又让他一直拿堵着。一滴都没有出来,实在是鼓涨得难受。昏昏地睡了一小会,小月儿便被下面的不适感醒,急急地欠身起来,要去如厕。

 刚刚一动身体,便惊得呆住,身旁侧卧着个男人的高大身躯不说,自己花里分明还着他那一条温热的蟒蛇。这男人,从库房那时入进了她的身体,直到现在都不曾拿出来过!

 程月只觉小腹之内压力又加,好似急,于是左右扭着身子,想把她内的挤出来,她好去小解。殊不知,这扭来扭去之际,还不曾把推出体外,竟发觉那长蟒的头部居然又慢慢变硬,进而昂扬起来。

 “咦?”程月感到自己花里的变化,小声惊叹了一声,却听到背后传来那个男人的一声轻笑。“想去哪儿?”两条有力的手臂伸过来,又把她困在怀抱里按住。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