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36章 问,小丫头
 “唔…”程月这才觉出浑身酸痛不已,比先时大哥教她骑马箭更甚。再低头看男人两只大手,一只横在自己腹之上,一只抓着前的雪白儿。

 “你…你出去。我要…要小解。”程月脸儿涨得红红的,在这陌生男人面前说出这样的事情,本就尴尬,何况他还在她身体里着。

 “嗯。”男人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略略把着她的往后撤了撤,“啵”一声轻响,终是从她花宫口退了出来。

 但仍不肯离了月儿小,照旧横在里面。程月越发急,惹得小里也不住收缩,挤得那更加迅速地变硬大,更是顶得她难忍意。“你…你出去…呜…我憋不住了!呜…”小月儿急得要哭出来。

 着急的拍打横亘在自己身前的手臂。少女下肢绷紧,咬着牙忍着意,可却让软的小更加卖力地对里面的。酥麻的快意迅速沿着二人的结合之处又一次爬了男人全身。

 “哦…”身后的人轻叹了一声,接着竟然款摆劲,重又在程月的花径中送起来,花径中还是他之前进去的,让他得顺滑舒畅。可这动静却苦了程月,“啊…别了…肚子…肚子好难受…”硬的男一下一下顶着她的膀胱,让她的意更甚。程月拼命忍着。

 连头上都渗出了汗珠,而极力的忍耐却仿佛放大了花摩擦的快,甚至全身都开始战栗。

 男人的动作缓慢却坚定,仍在不依不饶地磨蹭她的花内壁,耳边是小月儿又羞又的哭喊,“求求你…不要了…呜…要出来了…真的要出来了…呜…”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男人低下头,在程月后颈上吻了一下,还在她小里面,就着把的姿势把她抱起来,向屋外走去。

 “啊…”程月两腿大张的被腾空抱起,反手紧紧抓住男人的胳膊,连怕带羞地把眼睛闭上:这男人要这样着带她去外间桶不成?

 下体深处的矛不断在走动间顶着她花径深处的小嘴,像是又在亲吻着她的小小宫口,得她又抖又颤,腹中的体即将溃堤。

 ***那西凉世子并没有抱着程月去找什么桶,而是推开门,到了庭院之中,此时正是夜深,院中空无一人,前院还有些断断续续的嬉笑叫喊声,七零八落地传来,想是那荒的“集花筵”尚未落幕。

 男人大喇喇地自身后擎开着小月儿的双腿,来到一丛玉簪前面,把她身子往上方推了推,又突然稍稍松手,看她尖叫了一声落下来,自家又把那茎往深里吃了一寸。如此被深了一下子,程月前面小上方,那小解的口儿中突然出了一小股水

 “啊…不要…使不得…呜…”少女生生地半路又憋住了意,捂住脸泣起来,实在是太丢人了!

 “忍著作甚?出来!”男人不慌不忙,继续在身后由下而上地着她,大顶耸,一刻不停。玉蚌之内,被大力刮,花被狠命挑逗,酥爽快又一次汐般席卷而来。

 “你放我下来!我不要…这样……呜…”程月羞地觉察,要被他一边着一边看着撒,刺何其之强,只是想想,恐怕又要身。

 男人充耳不闻,把她的玉腿又掰开了些,沉沉地在她耳边说道,“快些,憋久了不好,再者,你不怕一会儿有人过来看到?”看她虽然还在拼命拒绝,但已然临近失边缘。

 他干脆把一只握着小月儿腿的大手前伸至她腿心之处,拨开红肿的两片花瓣,一下子捏住充血的小小花蒂,按起来。

 “啊…不要啊…”积聚到顶峰之意,一举冲破桎梏,程月下腹一松,一大股清亮淡黄的便从腿间而出,弧如天虹,淅淅沥沥尽数浇在茂盛丛密的玉簪叶片上。

 看着怀中美人被自己狠到失,男人大手不觉一紧,显然被这美景所,更加使了十分气力在她牝内大起来,连连地撞她宫口,把那最里面的小嘴也撞开。程月胞宫一阵酥麻,深底里竟有一股宫内花出来。

 到马眼之上,浇得男人抬高了她的股,把急急地将出来,一路,一路又把在她腿窝。

 一时间,只见程月下体搐不已,花水、连着那被堵在肚子里半夜的,一股脑涌了出来。

 顺着股滴滴答答地到地上,足足地淌了半天,等到再也不出不出也挤不出那些个清浊混杂的汁,小月儿突然委屈地放声大哭。男人先是一愣,看她哭得头脑热,上气不接下气。

 立刻又紧紧地搂入怀中,快步走回房内,低着声音好言相劝。看她遍体嫣红,梨花带雨,肩膀哭得一,粉俏丽的珠在雪白的子上颤颤巍巍地晃着。身下的居然又开始痛起来,但此时她已然恼了。再恐会彻底怒了这娇娃娃。

 他左思右想,只好暂时下自己的望。“好了好了。别哭了。是我的不是。让你打两下,消消气!”男人抓住程月小手,往自己口砸着。

 “你个混人!我要你把我放下,你…你…让我在院子里…好生没脸!”小月儿不买账,把手回,立着眉毛红着脸,眼角挂着泪珠地骂他。

 “是我乐意替你把的,怎个没脸?你不晓得自己多美!我喜欢!”男人拿手把她泪水抹去,说得倒是诚心实意。

 ***秋程月虽是恼火了。撅着嘴甩了一会子脸子给他看,但看他又做低伏小地赔不是,便不敢十分的怄气,毕竟还有求于他,此刻小月儿体内媚药已解,心智都清明了起来。

 突然想到与大哥哥在北山之约:如今自己半路不见了踪影,不知大哥哥会急成什么样子。若是自家不能完璧归赵,外面找来的那几个轿夫恐都难以活命,说不好连雇他们来的李旺也要受到牵连。于是一叠声要那男人快快地送自己出去,此刻便要,不可再拖。

 “此时已过二更,哪里去找人抬轿?”男人虽是说着。却把身上衣衫穿好,又过来帮程月系好裙子,却把她间系内裙的红绉绸汗巾子攥在手里,不给她,“这个我要了。”

 程月鼓着嘴瞪他,但也不敢还嘴,只看他把那条汗巾儿妥妥地进了内衫里面,才又转过头来,问她道,“小丫头,你可会骑马?”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