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48章 冷眼横眉地
 程月听元香如此说,不免大吃一惊,“姐姐,这可不妥。”勉强撑起身子要走,却没有力气,身筋骨全然酥软,花户里的玉更是淅淅沥沥个不停,忽听门响。

 再看那高毅已经进来,把门反锁。想是周元香与他这般行事,已有多次,只见高毅走至近前,宽衣解带,看他物一瞬便直竖起来。

 高管家搂住元香,狠狠地香了一嘴道,“大小姐,让这话儿登堂入室吧。”谁知周元香按住高毅之手道,“哥哥且慢,待我将桌儿拼了,那也不迟。”

 高毅不解,只得在她与上着力抓了一把,放她直起身子,费尽力气去搬那桌子,哪有什么动静。高管家遂跟上前,伏身在后,伸手扶住桌儿一发力,把两张搭齐,并在一起。周元香一跨上去,仰身而卧,玉腿大开。

 高毅见她还穿着衣服,哪里尽兴,趴过去要扯她遮羞的绸缎小衣儿。不料元香两腿扭着用力闹他,几次也不下来,只听高管家鼻中哼了一声,“此时戏我,一会儿叫你好受!”

 “哗啦”一下,猛力一撕,把那小衣儿从中处裂开,只出个紧挑挑、白的肥牝出来。

 牝口处水珠儿银丝儿地动,瓣里包着的内核,也是红地顶个不停。高毅一见,突突地跳个不住,一个虎扑豹伏,便把元香在身下。那周家小姐“咯咯”

 地笑个不停,一个翻身覆了过去,将那玉户贴着桌面藏了起来,那高管家火难,此时遭这般调戏,岂肯饶她?

 “啪”一掌扇到元香白生生的股蛋上,伏身上背,硬是把那尘柄歪歪斜斜地刺进她小里面。虽不能直捣黄龙,倒是纳进去了七八分。听周元香“呀”地叫了一声。

 他便拉开了气力,大开大合地起来,“噼噼啪啪”地了几十下,直捣得里面啧啧作响。周元香被干得利,又怕叫得太大声,被人听见,只好拿嘴叨住桌脚,呜咽咽地挨他

 高毅又尽狠地了数下,已把他家小姐得软了腿脚,这便把她拨过来,使其仰身而卧。周元香看高毅把那宝贝拔将出来,又又长,真真爱煞,急急的把那物攥在手里,使劲套了一阵,又低头下去。

 放进嘴里,来回伸缩地又又吐。眼见那猛地又涨了几分,足足一尺见长,大的头顶得元香腮颊痛。高毅狠命往她嘴里又套了几套,直噎得周小姐双眼翻白,嘴角津唾泡沫堆积。

 “噗”一时拔了出来,高毅一手扶了那水光滑的大,另一手到元香花丛里狠狠擦了两下,对着那,“叱”一声又捅进了花房。

 再看周元香,犹如干柴遇烈火,扭着肢求快活。玉上耸,绞着高毅的,没命套,哼哼呀呀的呻

 高管家茎被小姐咬合,一忽松一忽紧,火腾腾。又听她咿咿呀呀地声不断,兴头更是大起,猛地出,突地下,把那直顶元香蕊深处,捣着她的宫口出。程月本就饮了那“醉千红”心

 此时眼皆是高毅那紫黑油亮的,于周元香肥白水滑的户中进拔出。耳尽听他们一主一仆语,这个说“好哥哥,妹妹!”那个道,“乖妹妹,把你那裂可好?”

 听得小月儿头脸红,心下奇,忽听周元香叫她,“妹妹过来,今姐姐事已和谐,且叫高管家施些雨与你,大家快活!”***程月一听,吓了一跳,且不说与那管家高毅,还未曾说过几回话儿,怎么可以行这云雨之事。

 即便是个识相好的,哪有在娘家表姐面前做这事的道理?忙急急地要起来去开门,口中道,“哥哥姐姐且歇着。月儿困乏了。早些家去罢了。”那周元香是许了高毅,把秋程月哄了来让他入的。

 此时见她不肯,若真离开这里,把她和高管家这偷情之事,告诉了她父亲母亲,岂不要坏事?一面忙给高毅使眼色,一面要去拉程月回来。

 程月身子一闪,趁他二人正将将地要离了那桌儿,还未来得及往这边来拿她,水鱼一般地灵活一钻,便打开房门溜了出去。周元香此时正衣冠不整,酥,追她不得,急得跺脚。

 管家高毅忙抓过外衣披上,匆匆地系了带子,对元香道,“小姐莫慌,我去抓了她来,今晚定要把那丫头得服服帖帖,不敢出去胡说。”一边说,一边出门下楼,去寻程月。

 小月儿这边,飞跑下楼,却不见一个下人踪影,那丫头小子们,难得节下出来玩,今得了空,外面又是点灯舞龙。

 正热闹的时间,哪个不贪玩出去看的?看着空的一层楼厅,小月儿急了一头热汗,耳中听见高毅下楼的脚步,更是哭无泪,忽见门口袅袅婷婷,走过来一行丽人,头里有个骑马的男人带着。

 再看那些女子,有的穿水雾绿草翠烟衫,有的着茉莉烟笼软罗裙,个个香娇玉,顾盼传情。

 这几位佳人虽是衣着装饰皆不同,面上却齐齐地围着暗纹软纱,影影绰绰地看不清五官,却添了几分神秘之美。程月正在心急,不管什么法子,先要离了这酒楼再说。

 忽一看,前边刚刚走过去的那队女子,不知是谁,掉了个面纱在地上,正被风吹得飘飘忽忽地翻滚。

 小月儿顾不上多想,忙上前拾了那面纱起来,给自己围上,三脚两步,追上那几位姑娘,低着头,假装是她们一起的,匆匆往前走。且说高毅从酒楼上面追了下来,一时间左观右看,却不见秋程月踪影。

 无法,只好回去和他家小姐商量。周元香心下烦恼,担心程月将她这丑事败,与高管家谋划再三,要他先回周府盯着。若是程月回去,且不叫她进门。自己这边再寻几个嘴严的心腹小子丫头出去找。

 再表程月这厢,随那一组年轻姑娘走出了一条街,回看身后,并无人追赶,心下暗松了一口气。

 忽听旁边一位女子发问,“妹妹也是被挑了去争园的?怎个眼生?可是哪个妈妈新买来的?”

 程月莫名,抬眼看她,一脸不解,那女子又说,“听说今要伺候的还有军侍卫总教头,若是服侍好了。咱们姐妹的好日子就有指盼了!”

 程月毕竟出身大家深阁,对这花街柳巷所指之事,并不知晓,但她悟性聪颖,只从这女子只言片语之中,便也猜出自己和她们不是同路中人。

 还是早早地离了她们,再悄悄找回家的路去罢,这样想着。程月便冲那人笑笑,蹲下身,假装提鞋,打算落在最后,趁机溜走。

 眼看她们朝前走远,小月儿出了一口大气,可刚一转身,头便撞上那骑马的男人。男人显然在这里等着她,冷眼横眉地道,“你是哪个妈妈送来的?这么没规矩!要去争园的姑娘,少一个也不行!”那男人话毕,扬手在地上甩了一马鞭,一声脆响正砸在程月脚边,滚尘腾腾而起。

 小月儿差点儿吓哭,当初家里有奴才犯了错,从大哥哥那里领了鞭子回去的,少说也有十天半个月下不了。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