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
第49章 凝脂玉肌
 “还不快去跟上?!”那男人形貌凶恶,程月极怕挨打,又不敢报出自家姓名,怕给老爷夫人丢脸。

 只有诺诺地提了裙摆,快步追上前面的人群。又行过了两条街,便到了一处傍山临湖的三层锦楼,外边看平平无奇,进了一道门,才看见门楣上几个金碧辉煌的大字“争园”那领头的男人下了马,与楼里出来的一个婆子正在说话。

 还有几个,走到程月她们这边,细细打量着这群妆盛服的年轻姑娘,又评头论足地道,“大都督府长史向来喜欢富态些的女孩儿,这两个太过纤瘦了!”“军器监监官专爱跟胞亲姐妹三人同行。”

 “太常寺卿专门点了会丝竹乐曲的姑娘”…一个瘦高的婆子盯着程月看了半天,啧啧地咂嘴,“这个丫头倒是会长,那些个胭脂水粉的,一概不用,竟是净白个脸蛋,反而更耐看。留着给三楼尝鲜吧!”

 又看了一会子,便把她们三个两个的,按照这些要求分作几组。又见刚才那男人过来,冲她们喝道,“现今到了争园,要伺候的可都是官中的老爷们,都给我拿出二十分的精神来!

 好好听这几位妈妈吩咐,把各位爷服侍舒了。赏钱少不了你的,运气好的,给你赎了身子出来也是有的。若是伺候的不好,打一百大板,立刻拉了去配个屠户粪夫!”一席话唬得姑娘们战战兢兢。

 马上来了个婆子把他拉走,“七爷没得吓唬小姑娘们做什么,那些官爷们哪个不喜欢高高兴兴的妞儿,黄着个脸送进去倒使不得,那边屋子打扫干净了。

 给七爷烫了好酒,三个会唱曲儿的丫头正等着爷呢!”那男人眉目间这才上了些喜,被那婆子哄着去了边上的角屋。

 其他几个女人,七手八脚的过来,拉着姑娘们往楼上去。程月被夹在中间,跑也跑不得,被推推搡搡地往前走。到了二楼,只见五间室,皆是崭新的油饰装设,窗子上糊的是茜烟罗,地板上镶的是金纹绣砖。

 有几个姑娘被妈妈们分别送进了屋里,剩下的被领着接着去三楼。一个婆子边走边说,“这顶楼的客人们,比楼下的几位更要尊贵,姑娘们不必我说,想是也知道的,要尽了心力伺候。

 但万万不可多嘴。竟是把自己当个锯了嘴儿的葫芦更好。”三楼的客房只有两间,大小分别占了半层。

 又有两位姑娘被领进了其中一间,剩下程月和另外二人,被最后的妈妈推着进了最大的那间屋子。屋内外厅空无一人,里间隐隐有人谈笑之声。

 那婆子只努嘴,让她们进去,自己悄悄掩了门离开。程月磨磨蹭蹭地躲在后边,再去拉那门把手,已然从外面反锁上。小月儿苦叹无法,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心下暗暗自求多福。

 这间客房内饰尤为奢华,处处堆锦为屏、涂椒作壁,墙角炉添鹊尾,壁上镜展鸳函。酒桌之上,正有一位身材高挑的男人,自斟自饮。与程月同行的两个女子,早已上前行礼,接过酒壶陪饮,那男人既不欣喜之

 也不出呵斥之音,任由她们跪在脚边伺候。虽说脸上看似冷漠,大手却从二人肩头向下滑过,捏住那盈盈的儿团捏起来。

 小月儿躲在暗处,见那男人并没有往自己这边看,于是步步后退,却不想后背却撞上了另一个硬邦邦的膛。

 身后的男人嗤笑一声,一把箍住程月的柳,却搬着她的脸不许她回头,鼻息凑近了月儿莹润的耳垂,“这儿有一个想跑的?这次倒是送来了个有趣的丫头。”

 程月被他按进怀里,鼻中尽是昂贵的苏合香味道,脑中响起之前那个婆子说的,这楼里的男人都不是等闲之辈,非官即贵。想自己这是被当成了供他们赏玩的器物,祭献了过来。

 心中又急又恼,四肢挣,“混帐,你放开我!”身后之人不防,被她踢了一脚,不怒反笑,“果真是个好玩的子!”

 揽住小月儿的大掌更加不安分,直接隔着衣衫,抓住她软糯丰子,狠捏了一把。程月原本在那千红醉的酒之下,情被催,心已起。

 不过在理智的强撑下扛着。如今被这男人突然摸了香,不由得惊叫一声,出口之音却是又酥又媚。***

 这一声娇软媚叫,入耳极尽了拨,连坐在酒桌那边的男人,都侧脸看了过来。身后的男人重重地哼了一声,把小月儿反转过身,紧紧地搂进怀里,狠狠往那樱上一咬,趁她吃痛帐嘴,径直将舌头朝她口里探进去。

 程月反应过来,为时已晚,无奈檀口被那男人堵得严实,勉强发出的呜咽之声,更像是撒娇求

 双臂也被他死死抱着动弹不得,脚下再是踢腾,也抵他不了。小月儿不知,自家使了吃的气力在男人怀里扭动身子反抗,却让一双玉隔着衣衫在他口么蹭起来,一阵阵酥麻从那立的首传来,更惹得她腿心之间汩汩。

 男人见她似发一般扭挪,便又加了几分力气亲吻,双手更是在程月前一撕,一把扯开她衣襟,将那肚兜儿拽到颈子一边,捉住跳跃出来的两只子,肆意玩挵起来。

 程月被他柔涅得头虚腿软,两颗洁白丰腴的玉上嘲红一片,头更是粉滴地巍巍立起。

 又听那男人赞了一句,“你这两只,配上这样的果儿,才是最好看。可真真是此物只应天上有,待我尝上一尝。”

 说完,不客气的把脸埋进了小月儿双之间么蹭起来,程月被他的动作一,身子一耸,把那酥又往前了一,正送到男人的嘴边。

 那男人当然不会推辞,一口含住一边玉峰,先拿舌尖舐了一遍,又含住立的头,如婴儿哺一般。

 大口。程月只觉得一阵阵酥骨快传来,口中虽叫着“不要”两手却不觉抱住了男人埋在自己前的头颅,呻微微,娇躯抖抖。

 男人见势,更把月儿敞开的衣襟往两肩一分,顺着手臂扒了下来,一只手又到下面,把她绸缎亵一举扯下。灯光之下,凝脂玉肌,吹弹可破。 M.bBbbXs.coM
上章 品月录(仿古NP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