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没有男女主的混乱世界 下章
第8章 徐淼是臭美
 不一会就开出了小镇,来到市中心的一个大会堂旁边,会堂里像是有什么活动,陆言下车后就直接进去了。徐淼看了下这个地方,原本“抓奷”的热情瞬间被凉水泼了个大半。

 今晚大会堂要举办一场演奏会,这次演奏的是国內著名的响乐团费士管弦乐团。这个乐团成立有百来年的历史,算是国內历史悠久的响乐团。

 在国际上也小有名气。每年有近百场的演出,还经常参加世界各地的比赛,算得上是一个工作狂的乐团。

 乐团的成员选拔严格,大多成员是音乐世家的衣钵传承,父母那辈就是有名的音乐家,有的小小年纪就在各大国际赛事上夺得头筹,对于音乐的训练也高于常人,大都有过开个人演奏会的经历。

 一年里有上百场演出,世界各地来回‮腾折‬,身体不好的人经不起这种‮腾折‬,所以有时候成员更替是常有的事。

 但每次人员的替换,都不会影响到演出效果,成员之间的磨合都不是一夕之间就能有的默契,平时都会一起进行高強度的训练,每一场出色的演出都是多年磨合的结果。

 绝大多数人在学校期间就被选入乐团当替补,不熬个几年根本成不了正式成员,而且如果达不到要求就会被淘汰。

 不过能成为乐团的替补和国內顶尖的乐手一起训练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所以这个替补名额还是炙手可热的。

 而至今能在入选乐团一年內就成为正式演出成员的只有俩个,一个是之前乐团首席大提琴手席海生,另一位就是徐淼。徐淼曾经也是这个响乐团的成员,还是最年轻的大提琴手。

 ***在她十四岁时被国內音乐学校破格录取,之后就被受邀加入乐团,当时席海生是她的学长,已经在乐团待了好几年。

 但除了后来徐淼成为正式成员后有和席海生一起演奏过,就没在和这个人接触过。现在可能都记不住对方的模样。

 毕竟那家伙从来都是用鼻孔看人,平曰里除了训练和演出能见到人之外,其余时间很少出现在乐团。徐淼加入乐团时年纪虽小。

 但身高却比同龄人高出不少,若是遮挡住她稚嫰为长开的五官和脸型,忽略掉少女尚未发育的第二征,全身看起来就和十七八岁的少女一样。

 成人的身形已经可以演奏4/4的大提琴,再加上她技巧高超,对大提琴有极高的天赋,丝毫不逊于团內其他的大提琴手,入团一年和团员磨合养出默契后,就成为乐团演出的正式成员。

 后来徐淼因为挑衅新手主角,与小说女主比赛,被批判是只有熟练的技巧毫无灵魂的演奏,丝毫听不出对大提琴的热爱后,碍于面子退学,没过几年也退出了乐团。

 费士管弦乐团的诸多成员对她的为人处事颇有微词,所以她退团时和团內的不少成员闹了矛盾,相看两相厌,她可不太想接触那群眼睛长在头顶的人。

 尤其是自己目前这副装扮,一套没有任何剪裁的吊带裙,套着一件厚厚的灰蓝色羊羔开衫,背着一个装着震动的铂金包,脚上套着双室外拖,这副打扮可不像是来听演奏会的,倒像是晚饭吃太到楼下散步的。

 脸上的妆容更是简单,只涂了口红和一副挡住了半张脸的墨镜,一副典型的包租婆形象。来往出入的人大多着正装礼服,妆容发型都力求精致,俨然不是普普通通来听一场音乐会了,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一种社活动,而徐淼目前这副形象,哪怕有门票也进不了大门,会直接被门口的安保人员拦下。

 她看了下这次的宣传,貌似过几天还会有一场大提琴独奏音乐会,演奏者是…席海生。席海生是徐淼经历第一本小说的男配,另一个天才大提琴手。徐淼也不知自己是因为何事与席海生结下梁子,两人之间从未发生过什么龃龉。

 不知道是不是命里反冲,才让这位原著里高岭之花男配在之后千方百计也要让徐淼家破人亡。

 小说里只讲到女主的努力和男主作为老师的细心指导,以及徐淼这个女配的“热心”助攻,席海生的存在,更像是女主心中的白月光。作者给席海生厌恶徐淼的理由也很是特别。

 他讨厌亵渎大提琴,拿大提琴作为打庒别人工具的徐淼。这个理由又双标又无语,凭着徐淼对席海生零碎的印象,可不认为席海生是那样纯粹的人,在乐团时他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就已经得罪过不少人。

 而如今这个人要开演奏会,难道他已经退出费士管弦乐团了吗。开个演和乐团时间很近,行程估计会撞上,曲目准备和练习都和乐团的排练会有冲突,所以一般在团成员很少会开个奏。

 一是时间不够,没那么多时间去练习足够一场个奏的曲目的同时还要兼顾团的曲目,另一个则是名气原因。

 在团成员除个别人外,最大的名号就是费士管弦乐团成员,号召力不够,获得赞助的机会也就少了很多,就算有财力开个演的也很少能把票卖出去,而且大多都是成年人了。

 不再需要像小时候为了增加个人履历提高被录取的机会而去办这种表面功夫,但席海生不同,徐淼即便多年不关注音乐圈的事。

 但席海生的名号却比以前还要响亮,她还是偶尔能从旁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在国家各种重大的场合上总有他的身影。所以他这次的个奏也应该会是最近比较抢手的音乐会,不过徐淼对这个人的演奏不感‮趣兴‬,毕竟在团事这个人的演奏她是常听的,演奏时他经常就坐在徐淼前面。

 在演奏开始前,穿着他自己定制的大礼服,直着板,下巴微微上抬,眯着双眼像是在蔑视,揶揄台下的观众,这也不知是他的个人习惯还是怎的。总之他的性格比徐淼还不讨喜,但偏偏着两个人都算是乐团的天才少年。

 团內的天才不少,但这两人是天才中的天才。两个天才少年臭毛病也是相似的,徐淼是臭美,席海生是臭讲究。每次有比较大型正式的演奏会需要大礼服的时候,总是不选乐团定制的那套,还是会去自己私下找人按着规定的款式再做一套更加贴合,用料更好的礼服出来。

 尤其是席海生,做观众时大礼服选的燕尾服都格外的气,一场音乐会下来他都能保证坐姿不变,像一只高傲的天鹅,徐淼对这人做作到极致的模样也甘拜下风。越想越远,徐淼在那呆了一会。 m.BBbBxS.coM
上章 没有男女主的混乱世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