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
第21章 慡到哭了(全书完)
 锦好笑着,突然觉得还有点挑战,看着陈以宁一脸被‮躏蹂‬又要強装冷静,不屈服的可怜模样,锦好想。等待会儿做的时候,这弟弟不会直接…慡哭了吧?

 “我可没说,你看它不就是证据吗?”傻乎乎的陈以宁真就听了锦好的话,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黑黑一片中自己冒出来的红紫茎。

 陈以宁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那个突然变得那么丑。上渐渐有滑的体,温热的。锦好伸出两手指抬起陈以宁的下巴,低头一下又一下轻啄起他的喉结。喉结上下动着。像是在隐忍,又像是在躲避。

 锦好被陈以宁那诚实的身体逗笑了。两眼弯起,调笑道:“与其看‮频视‬,不如姐姐亲自教你啊~”不等陈以宁反应。

 她就伸手握住他的,对准自己的口,径自坐下去,精致且热的小是如此柔软,陈以宁嗯哼一声,眼泪又滑过脸庞。

 他不知道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锦好一边吻着陈以宁跳动的喉结,一边‮动扭‬肢,让在她的里菗揷。陈以宁微微张着嘴,这种刺他从来没受过,感觉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舒坦,可他內心却慌得很。

 “嗯~嗯唔嗯…”锦好将头发到一边,夹住陈以宁的腹,离开他的喉结,锦好直接将上衣脫了。內衣也‮开解‬,散落一地的衣物,就像陈以宁此刻的心理,毫无章法。

 意识到自己发出了‮频视‬里那种令人羞聇的声音,陈以宁吓得立马捂住了嘴,含泪的双眼楚楚可怜。这副模样却更加起了锦好的欺负

 “舒服就叫出来,怕什么。”看着这个半的男孩蒙着含泪的双眼,锦好没忍住故意夹紧‮腿双‬。这种刺陈以宁哪遭得住,他伸手去推锦好,却被锦好用力搂着。于是他只能挣扎着哭诉:“你快出去呜…我、我想…”

 不用陈以宁说,锦好就知道他到底想干嘛。“没关系,出来,”锦好不以为意,反而捉住陈以宁的手放到自己上,“让女人慡的时候还得记住要她们的,试试看。”

 她怎么张口就是这种话,陈以宁觉得锦好真的好坏,可他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或阻止她的行为。脑海里闪过各种想法,最终陈以宁没忍住。就在锦好的小里“”了出来,放在锦好上的手也是僵硬得不知所措,手指都不敢动一下。锦好无奈。

 她站起从陈以宁身上离开,看着陈以宁已经软下去的弟弟顺利从自己的小中滑出,两人的合处还挂着长长一条黏,空气中也充満着一种膻腥味儿。

 锦好张开腿,起裙子,当着陈以宁呆滞的面伸手扣自己的小,手指伸进里头,好不容易将陈以宁在里头的东西给挖出来,她张开两手指,混着她的水在两手指间挂着。

 这种时候,锦好还不忘介绍起这东西:“喏,你看,不是,这是你的出来的,你的还稠的。”

 陈以宁真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和遮住自己的眼睛,他脸颊爆红,微微张着嘴,却一个字也吐不出。

 挂着泪珠子的眼睛倒映着身体的锦好,夜晚的灯光更是给锦好的‮白雪‬的肌肤镀上一层晶莹,明明应该很神圣的时刻,却又如此污秽不堪。锦好看陈以宁这幅懵的样子。

 她觉得还有必要继续给陈以宁说几句,结果盯着他那又重新立起来的小陈以宁,实在是忍不住“噗嗤”出声。陈以宁更是觉得丢脸。

 他发现自己的那处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明明没有任何控制,它就硬的跟个柱子一样,还特别丑陋。

 “去上还是继续在椅子上做。”锦好強忍笑意问。陈以宁却不领情:“都不要。”声音委委屈屈,正在换声期的嗓音比较糙。

 但正因为爱的原因带着一点低沉,反而听起来感十足。“上舒服点,继续椅子上的话,我怕你受不了。”锦好好心劝说。最终陈以宁在锦好半对半迫下无奈上了

 锦好要了陈以宁三个小时,但因为之前和父母代过是去给他辅导作业,锦好的父母也没有怀疑。

 而这三个小时里,陈以宁由最初的抗拒到享受再到主动要锦好,只是陈以宁每要一次都会哭,就算到后面是他自己主动想要锦好,也是挂着眼泪的,一就哭出来,等于说,陈以宁和锦好设想的一样,慡到哭了。

 【全书完】 m.BbbBxS.cOm
上章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